【叶喻】文州大大求不撩(4)(end)

唔终于完结了……
前文走:1    2    3

==========

正文:

第一个发现事实真相的人是苏沐橙,不得不说女人在这一方面确实有惊人的直觉,而且苏沐橙与叶修朝夕相处这么多年,对他实在太了解了。就在国家队在八卦叶修到底怎么了的时候,苏沐橙一看叶修每次提到喻文州那一瞬间的不自然,马上就想到叶修不会是看上喻文州了吧。歪打正着,这次还真让她说中了。

看叶修最近脸色不好,苏沐橙想想也就知道怎么回事了,趁休息时间,给叶修去了条消息。

苏沐橙:你看上人喻队了?
君莫笑:……
君莫笑:这么明显的?
苏沐橙:是啊,全联盟都看出来了。
君莫笑:别骗哥了,要是都看出来,选手群早就炸了。
苏沐橙:哟,这不是智商在线呢吗?怎么一遇到喻队的事情智商就下降了呢?
君莫笑:那我能怎么办?[叼烟]
苏沐橙:你想过表白吗?
君莫笑:想过啊。
苏沐橙:那如果被拒了呢?
君莫笑:被拒的可能性才比较大吧……
君莫笑:其实我也想了,被拒了也无所谓吧,世邀赛结束之后,他继续打比赛,我回家,也没有什么交集了。[不开心]
苏沐橙:那你就打算放弃这唯一的机会?为什么不去表白,反正被拒也在你的预料之中不是吗?
君莫笑:哪有那么容易,现在在比赛啊,你看看你们为我的事分了多少心。我要是去了,影响到他怎么办,你来当队长跟我配合啊。
君莫笑:夺冠了再说吧,你别瞎操心了。
苏沐橙:所以说一到喻队这你就没智商,你看看你喜欢的人,像是因为你一句表白就影响比赛的人吗?
苏沐橙:……这不是瞎操心,你现在的状态可不像是能等到比赛彻底结束。
君莫笑:……
君莫笑:那我真去了啊。
君莫笑:诶呀妈呀好害羞。
苏沐橙:……
苏沐橙:[辣眼睛.jpg]

叶修虽然说要表白,但是也不能现在直接冲上去扳住人家肩膀说一句“我喜欢你”,得找一个恰当的时机。

什么是恰当的时机呢,就等再赢一次比赛的吧!

于是他们下一场对决的国家就悲催了,被某打了鸡血的妖孽领队差点把老底都掀干净了。

虽说比赛赢得顺风顺水,但是复盘还是必不可少。看对手就没有必要了,自己的队伍存在种种问题却不容忽视,所以叶修和他们吃了个晚饭就自己回酒店了,让他们好好玩,休息一下。

叶修听到电话响了才停下手中的工作,揉了揉酸痛的后颈,发现居然已经九点多了。

“喂?文州?怎么了?”

“啊?下雨了?”叶修拉开窗帘看了一眼,下得还挺大呢。

“就你自己?他们人呢?”

“哦……那你别急,我马上到。”叶修披着外套,拿了屋里唯一的一把大伞就出门了。

找到喻文州电话里说的那个地方,隔很远就看见喻文州孤零零地站在一家店门口,低头玩着手机,身上穿着被雨淋湿了的单衣,显得更加单薄了。

叶修皱眉,以前没发现,这人怎么这么瘦?

叶修撑伞快步走到喻文州身前,把伞塞到他手里,爆了手速脱了自己随手拿的外套披在他身上,又把伞拿回来,左手持着,右手很自然地揽过喻文州的肩膀,把他圈在怀里。

此刻的喻文州显得特别乖顺,靠着叶修的胳膊,不说话就跟着叶修的脚步走。叶修也难得没有开口说什么,只是左手稳稳地撑着伞,感受到右手边有雨飘进来就把伞向右斜一下。

“你……”叶修想说点什么来打破尴尬的气氛,结果却感觉到怀里的喻文州打了个寒颤。

“算了没什么,快点回去吧。”

“今天谢谢你了。”喻文州一进屋,就把外套脱下来还给叶修,“抱歉让你也淋了不少雨,把衣服脱了,去冲个热水澡吧。”

叶修把外套随意搭在椅背上,抬头一看喻文州正在换衣服,被雨淋过的白衬衫的扣子已经解开了三个。天时地利,叶修向喻文州床的方向移动,靠近喻文州。

“喻文州。”叶修很少当面叫喻文州的全名,喻文州听到这个称呼,心下恍然,知道叶修大概想要说什么了,于是不动声色地看着他。

“领队靠的这么近,是想让我替你脱衣服吗?”喻文州打趣。

叶修心里一惊,平时温润如水的喻队长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无论如何他也想不到乖巧的队长只是故意这么说逗他玩的。

叶修愣神的时候,喻文州那双骨节分明的好看的手,已经罪恶地伸向了叶修的衣服。回过神来,叶修右手迅速抓住喻文州的双手,对上一双充满笑意的眸子。

得,又被耍了。

不过也把叶修心里那股火撩出来了,好好的表白,气氛又不对了。

不对就不对吧,将计就计嘛,叶修一向的战术风格。于是叶修就着握着喻文州手的姿势,向前逼近,既然喻文州把他撩起来了,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今天都跑不掉了。

叶修稍微使力,感觉到喻文州并不是那么抗拒,便大胆地一发狠,把喻文州压在他自己的床上。

看喻文州一点都没有惊讶,叶修笑了,是那种低沉的,从胸腔发出的闷笑。

“喻文州,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我喜欢你。”

喻文州也笑,丝毫没有处于劣势的慌乱。

“你又不说,我怎么会知道?”

“心真脏啊文州,这么吊着我很有意思?嗯?”叶修几乎把全身的重量都压在喻文州身上,边说话边用鼻尖在喻文州裸露的皮肤上蹭来蹭去。管它最后结果怎样,先占到便宜再说。

喻文州被他弄得又痒又不敢瞎躲,觉得自己这个前辈兼领队这个样子有点可爱呢。

叶修如果知道自己占便宜的行为在喻文州眼中被定义为“可爱”,绝对会感到一阵恶寒的。

“你从来也不表示, 我怎么敢确认,万一是我自作多情呢?”

这个解释还算合理,不过叶修信了他就有鬼了。

他向上挪了一下,想着喻文州这个态度应该就是接受的意思了吧?试探性地凑上他的唇。

没想到喻文州一下看穿了他的意图,五指挡在叶修的唇上,身体稍一使力就挣脱了叶修并不走心的束缚。喻文州起身回头看了一眼刚刚被他推开,现在赖在他床上舔唇看着他的叶某人,脸上笑容有些发僵。

“身上湿衣服穿着难受,先去洗澡了,领队自便吧。”

“刚才不是说要帮我脱衣服,不如一起吧。”叶修胳膊撑在身后坐起来一脸玩味地看着他。

叶修此番本想走心玩一把纯情初恋表白的套路,结果被喻文州这么一胡来,叶修心说得了,我这奔三的人也不跟你玩纯情了,我虽然单身这么多年了,不就是耍流氓,谁不会,陪你玩呗。

回应他的是浴室的关门声。

叶修打定主意不在喻文州面前拘谨了,反正已经摸清了喻文州的态度,剩下的也不用约束了,开启死皮赖脸模式直到喻文州回应为止。

而喻文州是如何回应他的呢?

早上叶修偶尔起得早的时候,经常会趴在喻文州床边低头看着他,等他睡醒。喻文州有时候会感觉到他在那,就会装作没睡醒的样子,探出舌尖舔舔唇,然后如愿听到对方的抽气声,心中暗爽。

平时的喻文州更是把家居的姿态都摆出来,叶修屡次想下手,都被喻文州察觉,抓住他的手笑眯眯地问他想干嘛。就连喻文州坐在电脑椅上,他俯下身去看电脑屏幕顺便搭肩膀都会被喻文州及时拦下。

到了晚上,喻文州洗澡出来看到躺在他床上的叶修,没说什么直接去了另一张床,搞得叶修进退两难,哭笑不得。

即使这样,日子还得照常过,正事还得照常完成,中间过程暂且忽略,最后他们终于代表国家站在象征巅峰的领奖台上,喻文州看着叶修接过象征着荣耀的奖杯。

这一次,他的手很稳,很坚定。

叶修始终没有看向喻文州,他目视前方,捧着奖杯,周围其他队员的击掌拥抱始终与他无关。黄少天也来跟队长拥抱了一下,说了什么喻文州已经不记得了,他只记得自己当时看着叶修那双眼睛就离不开了。

他看到的,又是那个身披光芒的叶修了,早在叶修三连冠,他以斗神为追逐的目标,那个时候叶修的眼神是炽热的,是豪情万丈的。第十赛季夺冠的时候,叶修则多了些释然,突然放松的状态。而现在的叶修,比起前三赛季沉淀了许多,比第十赛季又多了些锋芒,无疑是最迷人的时候。

喻文州见惯了叶修的日常,或温柔或流氓,而此时此刻他才认识到,这才是叶修啊!这个人,正在他旁边闪耀着。

这个人,喜欢他。

叶修偏过头刚好与喻文州对视上,看喻文州的眼神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把奖杯单手拿着,另一只手揽过喻文州,举起奖杯,全场又一次欢呼。

后来的庆功宴上,喻文州一直没怎么说话,默默地坐在一边,大家都觉得队长今天是高兴傻了也没管太多,开始的总结和发言都是领队完成的,还挨了众人调侃。由于回国还有一场,所以这次只相当于聚餐,大家吃了一顿就各自休息调整状态去了。

回到酒店,叶修跟在喻文州后面,关了门之后就把喻文州抱住了。

喻文州没有挣扎没有撩回去,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

“你干嘛?”

叶修扳着他的肩膀,直视着他的眼睛。

“喻文州,从领奖的时候你看我的眼神我就知道,你拒绝不了我。”

喻文州把他的手从肩上拨掉,伸手环住他的腰,以一个示弱的姿态靠在他怀里,叶修忙抱住他,就听到他开口说:

“是啊,或许从第一天住在一起的时候,我就已经拒绝不了你了。”

叶修感觉到怀中人一阵颤抖,是喻文州在笑。于是他也笑,特别傻的那种笑,笑到最后他也不知道自己在笑什么。

相处了几个月,第一次同床共枕。

叶修把喻文州压在身下。

“文州大大,这次不会只撩不负责了吧。”

喻文州笑着指尖在叶修唇上勾了一下。

“你猜呢?”



-END-
=============

啊,三次算是闲下来了吧,就是各种各样的事情容易把时间打散。

感谢依旧在小天使们  _(:3」∠ )_

这些天提心吊胆不敢开lof😂,发现掉粉了证明我还存在过  _(:3」∠ )_

顺便200fo了,大概只有一篇福利毕竟100fo所有债都欠着  _(:3」∠ )_

我加油……加油……  _(:3」∠ )_

评论 ( 24 )
热度 ( 153 )

© 几人回_整天沉迷林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