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叶喻的七夕】同归

设定:架空(伪)叛出师门叶x即将继承掌门喻

主剧情向,祝七夕快乐!叶喻99!

正文:


“文州,文州,你终于醒啦!”


喻文州费力地睁开眼睛,入眼便是一张十分熟悉的脸,以及旁边跳动的烛焰,他又闭上眼睛,缓了一会后才从眩晕中清醒过来。


“少天?”


喻文州看到黄少天脸的一瞬间,还以为自己回去了,再一思索,就觉得出不对劲了。眼前的黄少天,并不是自己认识的原来世界的黄少天,从神态中就能看得出来。


不过不管他是不是,这个人一定会给他带来这个世界的信息。


“文州你可算醒了,你知不知道这几天我们有多着急,你运气看看身体还有没有不舒服的地方?老叶那个混蛋,千万别让我再见到他!你等下啊,我现在就去叫景熙过来!”


“少天,等等。”喻文州疲惫地揉了揉眉心,这段话信息量有点大,要从哪里开始问呢。


“啊?文州,有什么事吗?”


喻文州照他说的,运了运气,发现除了头晕,胸口还有些阵痛之外,身体其他部分已无大碍,看来只是受了点内伤。


“咳,能不能先帮我倒杯水。”


“哦,对哦,你看我,这种简单的事情都忘了。”黄少天拍了下头,赶紧给人倒了杯水喝。


“我身体没什么事了,只不过有些头晕,昏迷之前的事情有些模糊了,能给我讲讲都发生了什么吗?”喻文州不动声色地问。


“文州你别吓我,你不是失忆了吧?不对啊你还认得我,怎么可能失忆呢。那你一定是被老叶那个王八蛋刺激到了,伤你伤的这么深,别说你了,我都不能原谅他!”黄少天说着情绪又开始激动起来。


“你说的是……叶修?”


“不然还有谁?文州你不是真被他打傻了?我知道了!你是不是受到的伤害太重,选择性忘记了这些事?也是……他原来对你那么好,却在最要紧的时候杀了你最尊敬的师父,还打伤了你,现在门派里所有人都在追杀他,叛出师门可是重罪,虽然我也知道他肯定有他的理由,但就算这样这次也过分了,谁也帮不了他,我看他是难逃此劫咯。”


喻文州不禁担忧起叶修的现状,他倒没怎么在意叶修打了他一掌,反正打的也不是他本人,再说黄少天都说了,他这么做肯定是有他的理由,而且做事之前他们一定达成过某种共识,可是之前究竟发生了什么呢?叶修现在又在哪?


黄少天察觉到了喻文州的心情,继续说:


“你也别总惦记叶修了,现在当务之急,是大家都推举你做新一任掌门,养好了伤之后马上就要去主持大局,唉……”


师父死了,同门师兄弟推举自己做掌门,做了掌门之后不仅不能表露出一点情意,不能袒护叶修,还要组织人去围剿他。最关键的是,作为掌门不能亲自带领队伍行动,而是一直要待在这里处理内部事务。


叶修那边呢?通缉令早就发布下去了,估计现在东躲西藏朝不保夕,更别提再回来找他了。


重逢还真是困难重重啊。


“少天,能不能帮我个忙?”


“你不会是想去找他吧?他做出那样的事你还想去帮他?被人发现了怎么办!你现在是新一任掌门,他现在可是被外面盛传入魔弑师人人得而诛之的反派,不是你最爱的师兄……”


“我没有要去找他,”喻文州无奈打断他的话,“只是想多一点时间休息,让我消化一下这些事,所以我醒来的消息不要告诉任何人,蓝雨的人也不要说,我不太想让他们一个个跑过来慰问。”


“行啦,我不会告诉他们的,你就安心在这养伤吧!老叶的事情你也别太放在心上了,别的我也不说了,你肯定比我想得明白,我去看看外面怎么样了,你先把桌子上这些饭吃了吧,明早再来看你。”


喻文州朝他笑了一下,点点头,目送他出门。然后他从床上坐起,活动了一下,感觉没什么大问题了,于是去衣柜找了一套轻便的衣服换上,看了下桌子上的菜,随意吃了两口,接着带上了银两,轻车熟路地推开后面不常打开的一扇窗户跳了出去。


不去找?开玩笑,任务可是回到原来的世界,又不是管理门派,此时不走,就走不了了。


喻文州的屋子后面便是一片山林,他不能从正道走出去,只能来后山碰碰运气,找一条出路。


他醒来的时候已是黄昏,现在天更是完全黑下来了,就连月亮也被云遮住。对于这个地方一无所知,他只能朝着认定的一个方向走。好巧不巧,突然开始下起大雨。


喻文州只能先找个地方避一避,刚从昏迷中醒来不久,内伤还未痊愈,只是感觉可以应付一般的危险就草率地跑了出来,此时又被雨淋湿,又看不清前路,现在的状况只让他觉得很无力,身心俱疲。


他靠着一棵树坐下,脑袋昏昏沉沉的,本来想歇一会,却不知道什么时候睡了过去。


再次睁眼的时候,已是第二天凌晨。天灰蒙蒙的,还没有完全亮起,林间水气很重,让喻文州感觉有些冷。他拽了拽身上盖着的衣服,把自己裹得更严实一些。


等等?身上盖的衣服?


喻文州一惊,顿时没了睡意,这时才突然反应过来,自己身后的触感也不是硬邦邦没有温度的树干了,而是一个温暖的怀抱。还没等到他回头,后面便传来一声嗤笑。听到熟悉的声音,喻文州马上放松了身体,挪动了一下找了一个舒服的位置继续靠着。


“你刚才的样子就像个小刺猬一样。”叶修从背后把喻文州抱紧,贴在他耳边说。


“你怎么回来了?”喻文州没有理会他的调侃。


“你在这,我当然要回来。不然等着你满世界找我吗?索性我赶回来还算及时,正好碰上了个身体还没好就到处乱跑的小傻子。”


喻文州回头瞟了他一眼,却意外地发现叶修脸色不太好,嘴角还挂了彩。喻文州心疼地抚上叶修的伤口:


“怎么把自己搞得这么狼狈啊。”


“刚来的时候,我怎么知道之前发生了什么啊,走在路上就被围攻,后来套他们的话才零零碎碎拼出了故事发生的大概。我原来这么混蛋啊,还对我们家文州下手。”叶修回答。


“是啊,少天还说再见到你绝对不能放过呢。”喻文州配合着说。


“那他怕是见不到我了,”叶修一脸无所谓,“对了,按理说我们相遇之后不是就可以离开这里了吗?”


喻文州也表示疑惑,思来想去,两个人达成一致,先去找回喻文州昏迷前那件事的真相。


喻文州从地上站起,坐了这么久之后突然站起,眼前一黑几乎失去平衡,还好叶修眼疾手快扶住了他。


“你说你啊,这么不让我省心,”叶修把自己的衣服给喻文州套在外面穿好,自己只留了一件稍微有些破烂的里衣,虽然衣着有些寒酸,但是叶修身上带着伤穿着这一身,加上叶修那与生俱来王者的姿态,在喻文州眼里就是怎么看怎么帅。


喻文州凑过去双手在他身上游走,检查他别处的伤势,手搭到腰上的时候,被叶修一把拉进怀里,两个人交换了重逢后的第一个吻。


叶修一手扣在喻文州的后脑上,额头抵住喻文州的。


“你发着低烧,这衣服你先披着。”叶修很自然地拉过喻文州的手,“我在来的路上发现了一个山洞,里面有很多秘籍和书信,当时为了找你没能细看,现在想想或许那里会有线索。”


“那就走吧。”喻文州赞同,直觉告诉他那里会有很重要的东西。


“你这样行吗,要是走不动了就告诉我。”叶修有点不放心他,“你醒来之后吃饭了吗?”


“吃过了,我没事,你快带路吧。”


叶修一听就知道他肯定没怎么吃,也不拆穿他,只是多注意着他的脸色和身体状况。


两个人到达叶修说的那个地方已经是中午了,喻文州这才知道叶修为什么不当时就进去看了,走到洞中发现这洞并不是从外面看的那么浅,而是更深的部分被泥土和石块封住了,只露出了一点缝隙,叶修就是从那道缝隙看到别有洞天的。


这个地方,封上显然是不想被一般人发现,但是看起来这个封口又这么轻易就能拆掉。叶修和喻文州看到了之后,各有心思,都在揣测当时封上这个地方的人的心情,二人同时不语。


“你怎么看?”叶修知道喻文州心里一定已经有了猜测,于是率先打破沉默。


喻文州深吸一口气,闭上眼睛。


“这里面有些东西,他不想让别人看见,但是另一些东西……”喻文州露出一个思索的表情,“他希望一个他信任的人,一个绝对不会去触碰他不想让外人看见的东西的人,那个人应该是……”


“我?”喻文州顿了一顿。


“先假设那个人是我,那么已经很明显了不是吗,”喻文州微笑,“当然,如果这里的一切跟我们毫无关系,那另当别论。”


这座山属于他们门派的管辖区域,说这里跟他们没有关系几乎是不可能的。


“哦?怎么讲?”叶修完全是听故事的心态,饶有兴致地听他分析。


“里面的人就是那位‘我’十分尊敬的师父了,以你不可能会无缘由做这种事为前提来考虑,那么一定是师父那边出了什么问题……”


“所以具体是什么问题呢?”喻文州睁开眼睛,“这就是要先进去才能知道了。”


“那小的给您开路?”叶修说着就想去尝试能不能一掌把这个看着很脆弱的封口弄开。


“先不用,那之后的事情,我还有些想法。”喻文州拉住他,“你看,他当时出这个洞,是怀着什么样的心情呢?”


“很纠结吧。”叶修陪他一起想象。


“是啊,除了纠结,还有一种,怎么说……”喻文州情绪有些哀伤,“大概是知道自己回不来了吧。”


“所以说他知道我会杀他?还是……就是他让我杀了他?”叶修推测。


“如果这样,他一定知道你杀他的后果,那么他留这个地方的目的,当然是给跟你最好的我,看一些东西。”喻文州长吐了一口气,“所以我们进去吧。”


叶修能感觉到,听过喻文州的假设之后,两个人都对这个未曾谋面的师父产生了一种复杂的情感,或尊敬或悼念,气氛有些沉重。


沉默着挖出大概能过一人的洞口,二人待空气流通之后,先后进去。


叶修率先看到的是堆在角落里的书籍,喻文州则是直接奔着里面一个天然石桌上摆着的一张书信去了。


信封上写着四个大字——


“文州亲启”。


“阿州,我不知道你看到这封信是什么时候,以什么方式,或者是不是你打开了它,只知道我必须留着它来告诉你事情的真相。


三年前,我在屋中意外发现了密道,并在里面看到了墙角我堆放的那些书,以及,你师祖。


你师祖当年消失得莫名其妙,只留下这个烂摊子给我,我曾以为他去四处逍遥了,接任之后还常愤愤不平,如今发现他居然就死在我住的房间的下面,心中十分震惊,鬼使神差地,我把那些书搬回去准备仔细研究一下。


我发现那是一套相当完整成形的功法,和当今武林中各大门派的功法都不相同。能让你师祖如此看重的秘籍,一定有它的精妙所在,甚至可以断言,这里藏着绝世武功。


我怀着好奇的心理,想着稍微练一练也没什么,结果被其中的真义深深地吸引住了,不知不觉,我突破了第六重,在朝第七重进发。而这正是我武功最强的时期,就在那年,我在一次对魔教的清剿中,一掌打死了魔教内功最高的大长老。


尝到甜头之后,我更加想知道,练到最后武功究竟会强到什么程度。可是之后发生的事,却让我后悔莫及。


当时我发现我时常会力不从心,仿佛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脾气也愈发的暴躁起来,起初没觉得有很大问题,只当是年龄大了,天气热了。但是后来,我真的控制不住,我杀了人,杀了一个好人,杀了一个没有武功的人,他是陪我二十年的李叔。我不想这样的,可是我控制不了,我意识清醒的时候,就看到了满手的鲜血,和躺在地上的尸体。我只记得,我目光掠过桌上镜子的时候,发现眼中还有没褪去的红色。


更可怕的是,那件事之后,我便突破了第七重。


你也猜出来了吧,这哪里是武功,简直就是恶魔!


长话短说,后来有一次,我不受控制地对阿修出手,满脑子对鲜血的渴望,他及时敲昏了我,醒来之后,我和他最终商讨,我在这里闭关,寻求破解邪术的办法,邪术会一天天影响我的神经,如果感觉实在不行,我便出来,给他个信号,他便知道要动手了。


师父这辈子最对不起的就是阿修,我知道这样对他很不公平,我为了门派的名声,让他一人背负弑师的负罪感过一生,但是他是我最信任的人,我不得不这么赌一把。


我欠他一句道歉。”


喻文州脑内突然闪过一些片段,画面中他带着一堆人匆匆赶到,却看见叶修一剑刺穿一个人的胸膛,当时没有细想,现在在旁观者的角度看确实有诸多蹊跷。


“叶修,你来看看这个。”喻文州理顺了整个事情之后决定让叶修也过来了解一下。


无人回应。


“叶修?”


喻文州转头看过去,就看见叶修蹲在角落里翻看那些书,好像一点都没有听到喻文州刚才喊了他。


糟了!喻文州忙放下手中的东西朝叶修扑过去,抢过他手中的书丢在一边。见叶修还直勾勾地盯着书的方向,喻文州伸手捂住他的眼睛,凑到他耳边一声又一声的叫他。


“叶修,你冷静一点。”


“叶修,我们回去,我们不在这里待着了……”


“叶修……”


叶修还是没有反应,喻文州没有办法,一咬牙,另一只手搭在叶修后颈处,贴过去吻他,用舌头撬开他的牙关,慌乱中牙齿还磕破了叶修的嘴唇。


过了一阵,喻文州感受到了叶修安抚一般的回应,整个人软在那里,松了一口气,叶修拉开他被捂住眼睛的那只手,看到了喻文州担忧的神情。


“没事了……”


喻文州看他彻底恢复过来了,便给他讲了讲刚才那封信里写的内容,叶修听完之后也接收到了原来的一些记忆片段。


“有时候我都分不清,到底是穿越还是失忆了。”


“有什么关系?反正在哪里我们都会在一起。”


他们看着火焰把洞中的一切事物吞没,感受到自己即将离开这个世界,师父当时为什么没有毁掉这些东西?叶修行动的时候为什么会被人发现?报信的人又是谁?


以及,之后二人会如何选择,做了掌门的喻文州会如何安置叶修?


难题通通丢给原主吧!


这么想着,二人相视一笑。


未来怎样,谁在乎?至少生生世世,有情人自会相爱。


-END-


评论 ( 9 )
热度 ( 68 )

© 几人回_整天沉迷林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