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喻相约月圆后】许你下一世

@叶喻搞事生产大队

关键词:梦境 雨 承诺

设定:一个很迷的……捉妖师x锦鲤,题目瞎起(装死。

==

正文:

又是同样的梦,梦里漆黑一片,面前一摊死水透露出无尽的绝望,淅淅沥沥的雨洒在湖面,他手持一把黑色的伞,像是在祭奠这个湖。

在他的记忆里,这个湖不是这个样子的,记忆里……

叶修扶着因刚睡醒而产生轻微眩晕的脑袋,又拼命搜寻记忆,确定自己从未见过那么大的一片水域。

那么这个梦,表示了什么呢?

==

“你醒啦?”

温润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叶修这才想起自己现在的处境。

被仇家早有预谋的部署暗算,就在他自己都以为难逃此劫的时候,这个人出现了。

叶修是惯不信命的,但是这一次,他居然产生出一种,命中注定这个人就该在他生命里留下位置的感觉。

暂时抛弃脑子里对于这个从记事开始就会梦到的场景的种种猜想,叶修借着微弱的烛光勉强看清了守在他身边的人的脸。

察觉到现在是什么情况的叶修皱了皱眉,叹了口气说:

“你本就是我的救命恩人,大可不必这么为我费心,叶某身体强劲,调理几日便无大碍,何必整夜守着。”

“你不用顾及我,我既选择了救人,就自会救到底,现在危机尚未解除,怎敢轻易放松警惕,我也是为我自己的安危着想,叶公子不用太过在意,身上有伤,安心休息便是。”

叶修听了他这番说辞,自知劝说无用,便也由他去了,只是……

“喻公子的恩情,叶某怕是下辈子才还得清了。”

喻文州听完这句话,眼神微怔,一种异样的感情滑过心头,还没等他抓住仔细品味,就消失了。而叶修,听过喻文州的话之后,感觉自己还真的有些疲倦,又沉沉睡去。

==

这里是?

梦里第一次出现除了那片黑色水域之外的场景,叶修十分惊异,忍不住向前探寻。

眼前的场景说不出的熟悉,却一时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等等,这棵柳树的位置?

叶修看向他梦中鸟语花香的地方,突然有一个大胆的猜想。

这该不会就是那片死水原来的样子吧。

叶修越想越心惊,究竟是什么让这么一片人间福地变成了充满绝望毫无生气的废墟。

叶修走到湖边,看着宛如翡翠一样的湖面,心思一动,蹲下鞠了一捧水,刚想低头喝下,水面突然传来一阵响动,抬头便看见了一幅美人出浴的美景。

那人似是不知道有不速之客造访,看见蹲在湖边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的叶修,面子上挂不住,脸一红,又钻进水里去了。

叶修不知道怎么想的,竟然上前想去抓人,结果自然是一下踩空,而叶修也一下惊醒,发现自己全身居然已经湿透,手里拉着的……

“咳,不好意思,刚才做了个梦,见笑了。”叶修松开手。

“无事,你发烧了,我加了床被给你,刚才想试一下体温,结果就……”喻文州活动了一下被捏红的手腕。

“你也去休息吧,别在这总照顾我了,有事我会叫你的。”

喻文州也觉得有些疲累了,答应了一声就出去了。

叶修自己摸了摸额头,觉得温度还是有些不正常,又躺回床上,眼睛闭上竟又睡了过去。

==

“他是妖?”其实早就猜到了,长得这般好看的人,怎么可能是普通人类。

不过在他的捉妖师生涯里,遇见的妖怪都是表面华丽内里丑陋不堪的,无论如何也不会把湖里的男子和其他妖怪联系到一起,以至于明明自己的法器有了反应却仍不愿相信他是妖物。

敛去了眼中的挣扎,他试探性地开口。

“他怎么可能是妖,我倒觉得他像是居住在这里的活神仙。”

“这话也没错啊,他的出现为这里带来了生机,我们都敬他为神仙呢!”小孩脸上露出了崇敬的神情。

叶修叹了口气,又看了看湖里跟一群鲤鱼玩得正欢的男人,眼中闪过一丝温柔。

“你真的是捉妖师吗?”喻文州手肘撑在湖边,抬头问他。

“怎么,不像吗?”

“捉妖师应该一见到我就一脸防备,拿出自己的剑说我这把祖传宝剑,近妖三尺以内就会有感应,妖怪还不速速现形!”喻文州一边用手比划,一边模仿老神棍的语气。

“你怎么不来抓我?”喻文州笑嘻嘻地看着他。

“你希望我抓你吗?被我抓住的妖可都没什么好下场。”

“哪里有捉妖师问妖希不希望被抓的道理,你如果要抓的话,第一次见面就该抓了,叶大捉妖师,是什么让你改变了主意?”喻文州雪白的胳膊向上一伸,勾住了正在蹲着跟他说话的叶修的脖子。

叶修眸色一暗,就势箍住喻文州的腰,用嘴把喻文州将要出口的一声惊呼堵了回去,轻而易举地撬开他的牙关,扫过他的齿列,末了舔了舔嘴唇,意犹未尽地抿了抿嘴。

“因为突然觉得鲤鱼味道鲜美,想等养肥了吃掉。”

喻文州皮肤早被激得泛着粉红色,听出了叶修言外之音之后更是恨不得找个地方藏起来,马上挣脱了叶修的禁锢,钻回水里不出来了。

叶修手中还残留着滑腻的触感,怀中空荡荡的,有些怅然若失。

后来呢。

后来不知道被谁传出去了喻文州是千年锦鲤,谁能得到他的内丹就能升官发财转运。

刚开始来的几个小喽啰还好对付,到后来叶修和喻文州越来越力不从心。最后好多修为很高的捉妖师都慕名赶来,想要除妖取其内丹,最终目的不得而知,不过想来都是那些龌龊的理由罢了。

“叶修,你堂堂一捉妖师,居然与妖物同流合污,不如助我们一起把妖物铲除,必是大功德一件啊。”

“呵。”叶修对于这些伪君子,半句话都不想讲,图谋内丹却又打着除妖这个光明正大的名号,真是脸大到一定程度。

什么正道,尽是虚伪。

叶修回头看向面色苍白的喻文州,再次看向那些顶尖的捉妖师,就像看向一群死人一样。那些法器对同是捉妖师的叶修没有什么作用,但是对喻文州来说却是致命的。

喻文州虽是千年妖物,但是却没有什么攻击性,就如同传言所说的那样,他是给大家带来福音的圣物。就是这样一个无害的妖,被无数自诩道德高尚的捉妖师逼到了如此地步。

随着战斗,喻文州身体越来越虚弱,如果再被法宝攻击,怕是难以支撑下去。此时捉妖师们都蠢蠢欲动,眼里露出贪婪的神色,纷纷拿出自己最厉害的抓取法宝,准备抢先将喻文州收入自己囊中,甚至连逃跑的法诀都已准备好,只等最后一击。

但首先,他们还要解决最大的阻碍,叶修。

他们认为叶修跟他们站在对立面是执迷不悟,认为自己的行为是绝对正确的,见劝说无用,便似无奈一般向叶修发起了攻击。

而叶修始终护在喻文州身前,未移动分毫。

看着前面奋力厮杀的叶修,喻文州第一次痛恨自己不是什么有攻击力的妖物,这样他就可以轻易带着叶修走出困境。

眼见混在人群中的一武功高强的人持刀快速向叶修背后砍去,喻文州念头还未起,身体却先自己扑向叶修的后背,以血肉之躯硬生生地挡下了攻击。

叶修不可思议地看向身后,血红的眼睛瞪大着看着喻文州。

背后偷袭那人此刻已经身首异处,人们也停下攻击,盯着叶修背后的喻文州,喻文州叫住徘徊在理智边缘的叶修。

“你听我说。人太多了,我们两个在一起根本就出不去,他们都是朝我来的,我在这里反而成为了你的累赘,别想着把我带走了。”

“我做不到留你一个人在这。”

“我没说我要一个人留在这。”

叶修面露喜色,刚想问他有什么方法突出重围,下一秒就被喻文州吻住,感觉什么东西从喻文州嘴里渡过来,反应过来将他推开已经来不及了。

叶修心痛到不能自已,却见喻文州笑了一下。

“这样就能一起出去了啊。”

喻文州慢慢闭上眼睛,周围的花草树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枯萎凋零,动物四散逃窜。不知道从哪来的乌云遮住了这片土地,接着大雨滂沱而至,像是龙神也在为他的陨落而哭泣。

==

叶修猛地从床上弹起,惊动了趴在床边浅眠的喻文州。

想起了刚才答应对方的好好回去休息,喻文州开始解释。

“我本来想回去睡的,结果你睡得不安稳,我……”

叶修一把抱过喻文州的腰,一用力就把他拉到自己身上,叶修后背撞到床板上撞裂了伤口,可是失而复得的心情远比疼痛来得更强烈,他死死抱住喻文州,像是要把他揉进身体里,难以体会再失去一次的痛苦。

“叶修,你怎么了?”

“文州,喻文州。”

“我叶修在这里发誓,这一辈子拼了命也要护你周全,下一世,生生世世,都会一直待在你身边,一直到我死。我这个人这条命,都是你喻文州的。”

喻文州听着如此沉重的承诺,不知为何湿了眼眶。

-END-

赶了末班车,米娜中秋节快乐!!

评论 ( 18 )
热度 ( 62 )

© 几人回_整天沉迷林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