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喻】来日方长

标题废重现江湖,只好取了这个烂大街的名字。

继续还百粉点文,小可爱点了原著向叶视角叶单箭头喻。

我其实……不知道叶视角的叶单箭头的时候会有什么表现,会做什么,最可能的就是……该吃吃该喝喝该睡睡(捂脸

所以就有了这一篇,觉得老叶有点ooc……

既然点了单箭头,和叶视角,就单的很彻底……没有任何描写喻文州心理活动的部分。

好了又磨叽这么多……


==

正文:

 

01.

 

“喂!老叶,想什么呢?”

 

“想我那一段无果的爱情呢。”

 

夜幕笼罩着h市,阳台上,两个人撑着栏杆,一人手里夹着一根烟。叶修看着远处,好像在回忆什么。

 

“你可别逗我了,我怎么不知道你还爱过呢。”魏琛一脸不屑地转过头,在看到叶修表情认真,低笑着吐出一口烟的时候愣住。白色的烟雾在黑夜里显得格外清晰,片刻后又消散不见,叶修的眼睛在外面灯光的映照下好像闪着光。以前没有注意,现在发现……这个人认真的时候,还真他娘的挺帅,也不知道是要去祸害谁家的小姑娘。

 

“你不知道的东西多了。”叶修随手把抽完的烟掐灭。

 

“切,谁稀罕八卦你那点情史。”魏琛见状赶紧吸了两口把剩下的烟抽完,然后跟叶修一前一后回了屋。

 

“老魏啊。”叶修靠坐在床头上,望着天花板,又开始出神。

 

“嗯?”

 

“你说,你当初是怎么找到文州的呢。”

 

魏琛以为他这是要走了之前怀念一下最开始那段时光,回忆了一下说:“当初好像不是我找到的他,是他自己找上来报名训练营的。”

 

“怎么就不是我找到的呢。”叶修自顾自地接下去说。

 

魏琛硬生生把一句骂人的话憋回了肚子里,差点没给自己呛死。

 

“你明天是回家又不是离开荣耀,今天咋这么多愁善感。”

 

叶修叹气,“要走了还不让我发表点离别感言。”

 

“得,你自己慢慢说吧,没什么事我可先睡了啊。”不一会,魏琛那边便传来了轻微的鼾声。

 

02.

 

第二赛季,蓝雨训练营。

 

“带你来看训练营够给你面子了,你可给我老实点,别一进去就喊你是叶秋啊,我这训练营刚办起来,可不想让你一句话就给我整没了。”

 

“别这么没自信嘛老魏,你好歹也是联盟第一术士。”叶修没所谓地拍拍魏琛的肩膀。

 

“那可比不上你名气大,你那可是首冠,操作又骚,我这里还有不少你的粉丝呢,啧。”魏琛还是比较担心。

 

“魏队好,这位是?”一个温润又好听的声音从二人背后响起。

 

“怕什么来什么,呐,你的头号粉丝,叫……叫什么来着?”魏琛转过头,看到了那个总是挂在及格线边缘的青训生。

 

“喻文州,叶秋前辈。”喻文州丝毫没有被忘记名字的尴尬,礼貌地伸出右手,叶修象征性地回握了一下。

 

“老魏,你怎么知道这是我的粉丝呢。”

 

“哦,有一天晚上看训练室还亮着,进去一看就剩他了,在那看你比赛视频呢。”

 

“哦?是吗?那还挺刻苦的。”叶修不由得多看了一眼这个长得清秀声音好听又有礼貌的少年。

 

“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神啊,没有手速天赋,只能后天弥补呗。”魏琛有些遗憾地说着,到目前为止,他还不相信这个人能够出现在职业赛场上。

 

“啧,手速可不是唯一啊。”

 

叶修那时候在想什么呢,反正没有分给这个新人太多的注意。

 

他大概是在想现在职业联盟刚刚起步,各个团队的配合和战术布置都不太成熟,自己只是刚刚好有不错的战术思维,还有一个配合默契的哥们,才钻了空子,以后每个战队都会开始懂得研究适合自己的战术,打出自己的风格。

 

联盟未来的路,还很长呢。

 

荣耀,可不是一个只靠手速的游戏啊。

 

魏琛看叶修直勾勾地盯着自己小徒弟看,心里有点慌了。

 

“诶,老叶,想什么呢?我可跟你说过了啊,带你来看看都够给你面子的了,你小子可别总想着怎么挖人啊!”

 

叶修摇了摇头,拍了拍喻文州的肩膀,和魏琛两人从他身边走过。

 

“加油啊,小朋友。”

 

“滚滚滚!才比人家大多少啊就占便宜!”

 

笑骂声逐渐远去。

 

03.

 

后来啊……

 

后来,意料之中地,在赛场上遇到了当年这个小朋友。初见时便有再见的预感,果然那样的人没有辜负他的期待。

 

只是这手速实在是……在联盟这么多强队中,蓝雨未来的路不会好走吧,这种缺陷在职业赛场上可是致命的,而且是让人无奈的。不过那个小朋友,哦现在的一队之长可能不能叫小朋友了,一定有法子解决这个问题。

 

有些时候这就是命运吧,如果他的手速能更进一步,又有那样强大的战术思维,怕不是世界末日要来了?

 

叶修想着不自觉地勾起嘴角,如果到那个时候一定很有意思吧,不知道他和自己谁会赢呢?

 

04.

 

再后来,叶修就对这个人上了心。

 

先不说赛前握手时没有看到自己时,只是微微一笑,恰到好处,赛后却专门到安全通道里欲言又止地朝他请教赛场上的问题,也不知道是怎么知道他在那的。

 

再者,赛场上那个沉稳的居于整个队伍之后的小术士,仿佛抬一下法杖都是优雅的,在看重播时又惊叹于他的战术布置,虽然大部分都是他能想到目的的,还有一些细节是叶修需要认真分析琢磨才能搞清楚布置的精妙之处,他在赛场上瞬息间就能考虑这么多,叶修实在是不知道用什么来形容他的脑子。

 

不过,还是那个老问题。他一直觉得荣耀不是一个只靠手速的游戏,可是关键时候就是差在手速上了,想起他在场上指挥别人缠住剑客,自己揪着对面的小术士疯狂输出的场景。

 

会不会有点欺负他啊?叶修想着又将手速提了提。

 

还有赛后,他在面对记者的种种质疑提问时,从容不迫,点到为止,让记者得到自己满意的答复而不再追问。

 

唯一一次看他情绪失控,还是第十赛季输了自己的时候,那也不能算是失控,只是语气比之前露了些锋芒,还有语速也提高了,或许这才是真实的喻文州呢?

 

那些记者也真是的,输了哥有什么需要质疑的地方吗?好歹哥也是拿过三冠的人啊。

 

05.

 

最开始的时候,自己只能通过这些比赛视频,赛后采访视频来了解这个人,是什么时候想要了解这个人的生活的呢?

 

在h市为尽地主之谊,带着人溜达一圈,发现了这人特别喜欢吃甜食,遇到某快餐店的甜品站还要停下来买一杯圣代,大冷的天也不怕冻着,最后还要他把手套递过去,换来一句谢谢前辈。

 

在g市的时候,刚巧凑到一起了,被人带着去吃了g市很多有名的小吃,搞得他这个三天两头吃泡面的人爱上了这个地方,也不晓得是更喜欢这个地方的吃的,还是一起吃东西的人。

 

叶修知道了喻文州不喜欢吃太辣的,在室内喜欢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住宾馆喜欢比较舒服的大床房,早上起来会比较迷糊,夏休期喜欢一个人出去旅游,在一个安静的古镇独自坐下要一壶茶,读一本书,度过一整天。手速不行不过手却不残,偶尔会画一些风景或者人物。

 

真是和他一点都不一样啊。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有幸能和他同住一间房,他坐在床上,他从背后把他圈在怀里。不知道自己能不能与他一同出游,他坐着看书,他在一旁看他,二人只开一间大床房,早上起来的时候把迷迷糊糊的人搂进怀里哄。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出现在他笔下?

 

只不过叶修不知道的是,自己早在最开始在蓝雨训练营遇到他的时候,就被他暗中画了下来。

 

06.

 

“老叶,老叶?醒醒。”

 

好吵……

 

“别睡了,该走了,再不走赶不上飞机了!”

 

走?为什么要走?走去哪?

 

“卧槽,老叶你再不醒,我把袜子扔你脸上了啊!”

 

叶修猛地睁开眼睛。

 

自己昨晚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已经没有印象了,醒来之后脑袋昏昏沉沉的,反应了半天,才想起昨天老板娘已经去开了发布会,说明他要退役了。今天,他就该离开这个总能给他惊喜,发生奇迹的小地方了。

 

简单收拾了一下,刚一推开门就看见,老板娘带着兴欣所有的选手和工作人员站在他的门前。老板娘眼睛红红的,和上一次知道他退役的时候一样,一副要哭了的样子,却还硬撑着来和他告别。

 

他扫了一圈眼前的这些人,先看到了站在一边的乔一帆,眼中的泪也是要掉不掉,他过去拍了拍乔一帆的肩膀,没多说什么。

 

接着是方锐,看他这副样子,怎么跟当时知道老林离开呼啸的时候差不多啊。

 

“我们的方副队,记得把你那猥琐的气息收一收,别残害我这些可爱的花朵啊!”

 

“拉倒吧,要残害也是你先残害吧,你看小乔,最开始那么乖,现在跟你学的都会偶尔开我的玩笑了。”方锐一说话声音又有些哽咽,深呼吸几口气把胸中泛起的情绪压了下去。

 

包子知道以后可能见不到老大了,转头就走说是要进自己房间里哭会,唐柔难得地表达了一下自己的不舍,就连莫凡都一直盯着他看。

 

视线转向苏沐橙,她恐怕是最伤心的人了吧,现在她是彻彻底底的一个人了,不过他有老板娘陪着,相信会照顾得比较好。

 

他突然笑了,这就是最好的结局了吧,有这些惦记着他的人,和这些各有所长的优秀的年轻人,共同取得了第十赛季的冠军。

 

“得了,不用送了。”

 

来的时候行李也不多,需要带走的行李更是少,叶修最后看了眼放在桌子上君莫笑的账号卡,转身出了门。

 

要说唯一的遗憾吗?

 

离家十多年,一场恋爱都没谈过啊……

 

07.

 

“啊?我当领队?老冯你可别闹了,我都退役两次了,这他们不得掐死我。”

 

“行了别皮了,赶紧收拾东西过来。”

 

“啧。”听着电话被挂断的声音,叶修无奈地笑了笑。

 

世邀赛吗?在这种自己已经放下了那些感情的时候。

 

队长有什么事情是不是一定要和领队商量?叶修有些期待。

 

喻文州,我们来日方长。


-END-


==


感谢所有关注我这条咸鱼的宝宝们!!

爱你们!!

评论 ( 9 )
热度 ( 90 )

© 几人回_退了勿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