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hh/叶喻】生来诱惑

 @叶喻搞事生产大队 

标题废再现了!卧底黑道叶x警察卧底喻(这看下去就懂了

总之就是俩人一伙的,然后甜甜甜↓

ooc,内有短小婴儿车。

文州生日快乐!我和老叶爱你一辈子(你走

==

正文:

“叶叔叔,我想听你以前的故事。”一个十岁左右的孩子双肘拄在床上,歪头盯着叶修看。

“叫什么叔叔,叫哥。”叶修靠在床头百无聊赖地刷着朋友圈。几小时前,刚刚收到了自家恋人今天加班的信息,平时都是他哄这个小祖宗去睡觉,今天他不在,叶修看了一眼十一点依然精神亢奋的小孩,无奈地叹了口气。

“那你就要叫我爸爸叔叔咯!”

“你别说,就老魏长那模样,确实能当我叔叔了。”叶修摸了摸下巴。

“哼,果然我老爸说的没错。”小孩一脸若有所思。

叶修屈起手指弹了一下他额头,“就知道你爸平时没少说我坏话,得了,想听什么故事?”

“我爸说你以前进过监狱,让我别听你的话,多听听文州哥哥的,这是真的吗?你真的进过监狱呀?”

“嘿,你叫文州就叫哥哥,叫我就叔叔?”

“文州叫我爸爸师父,你跟我爸不是哥们嘛,我没叫错辈分啊!”小孩调皮地眨了眨眼。“你快回答我问题!”

 

呵,我还是你文州哥哥的老公呢,不跟孩子计较。

 

“是啊,怎么了?”

“都是犯法的人才进监狱啊,叶叔叔你犯过什么事吗?”因为魏琛是警察,所以小孩从小耳濡目染,对这种事情也不是很惊讶。

“嗯……你爸平时总给你讲他那点英勇事迹吧。”

“是啊。”

“那你知道……‘一叶之秋’吗?”

 

==

 

“诶?你们知道‘一叶之秋’吗?”

“就是局里一直想抓的那个人?”

“那可真是神人啊!折腾我们局这么久,居然一次都没有被抓住把柄。”

“哼,有什么用,这次还不是落网了。”

“别说了,‘一叶之秋’不是重点,重点是他背后的那个组织。”

 

叶修听着门外狱警们的交谈,不屑地勾了勾唇角。“一叶之秋”是落网了,可他却是被警局请回来的,请回来还要好吃好喝地供着,不知道是抓回来一个十恶不赦的犯人,还是请回来一尊大佛。

叶修拿出之前魏琛来看他时给他带的烟,叼在嘴里含着,慵懒地靠在枕头上,闭眼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门外的嘈杂声突然消失了,叶修下意识地看向门口。

哦呵,这刚想着无聊,就来乐子了。

叶修跳下床,走到桌边,放下嘴里的烟,倒了杯水,用端酒杯的姿势端起监狱里廉价的不锈钢杯,示意门口站着的那个两天前刚亲手送他进监狱的同居室友。

“喻警官不进来坐坐?”

门口的人却连一个敷衍的笑都懒得给他,接过旁边人递给他的钥匙,开了门,进屋之后低声朝外面吩咐了几句,转身反手关上了门。

“诶,你看你,摆着一副臭脸,搞得像我欺负你了一样。”叶修喝掉刚刚倒的水,“来找我什么事。”

“来看看你。”喻文州自发地坐在屋里唯一可以坐的——叶修的床上,抱臂抬眼看着叶修。

“来看我什么?看我过得怎么样?”叶修笑了一下,放下杯子,坐到喻文州身边,“你们这条件不错,虽然吃的比不上你做的……”

“叶修。”喻文州打断他不着边的话,“我们是扯平的吧。”

“你穿警服挺好看的。”叶修岔开话题,上下打量了一下喻文州,眼睛里是毫不掩饰的欣赏。

喻文州看着他的眼睛,好不容易才调整好的心,又开始乱了。

他骗了叶修,骗到了犯罪证据,最后把他骗了进来,可是这一切都是基于他知道叶修的真实身份。抛去这个身份,叶修只是一个有点懒,会让他帮忙打扫,但却会提前帮他付一半房租的,照顾不好自己,生病时却跑来照顾他的同居室友而已。

第一次做这种事,他面子上的冷静,都是靠他的心理暗示把心里的各种矛盾维持了一个相对平衡。这个状态看似稳定,实则不稳,只要在一个方向施加拉力,很快就会失衡。现在叶修好像无事发生的表现,就是这个拉力。

“又瞎想什么呢?”叶修伸手想去摸喻文州的头,结果被喻文州一下擒住了手,他顺着喻文州的力道放下手。

“虽然扯平了,但我还是想说抱歉。”喻文州叹了口气,终于把道歉的话说出口。

“你不用抱歉的。你是警我是匪,天经地义,你自责什么?”叶修也在心里叹了口气,心想这次还是为难他了。

“还有,你真的以为你骗到我了?”

“你这话什么意思?”喻文州好像猛地清醒一般盯住叶修,等他的解释。

“看过无间道吗?”叶修突然搂住喻文州的脖子贴近他的耳朵,低声说。这一次,喻文州没能挣开他。

“只准你们警局在我身边有卧底,那警局里呢?就不能有我的卧底了?”叶修嗤笑一声。

 

==

 

“啊?警局里有你的卧底?我得赶紧告诉爸爸。”小孩说着就要去找手机给他爸打电话,被叶修一把拉回来。

“这都多少年的事了,还想不想听了。”

“那卧底是谁啊?”

“卧底就是你那好爸爸,魏琛啊。”

 

==

 

“是谁?”喻文州努力使自己看起来很平静。

“是你的好师父啊。”

“你觉得我会信?”喻文州这时反倒笑出声了。

“你看你问我你又不信。”叶修双手向后撑住床,极其懒散地看了一眼喻文州,眼神里却明摆着告诉喻文州,他刚刚说的话是真的。

喻文州没来得及说话,叶修猛地把他按在床上,喻文州后背被过硬的床板硌得生疼,眉头微皱。

叶修趴在他上方,脸靠的理他很近,他紧盯着喻文州的眼睛,以一种让喻文州无处可逃的姿态,对喻文州说:

“你已经信了不是吗?”

 

喻文州眼神飘忽了一下,转眼又恢复清明,他试图推开叶修,却发现叶修越靠越近。

叶修还在继续说:“不如你跟了我吧,你看,你师父都是我这边的。”

“叶修,你闹够了没有?”喻文州似笑非笑地看着这个俯在他上方的人。

“明白了?”叶修笑了一下,两个人的距离似乎有些危险了。

“现在你能起来了吗?”喻文州觉得有些不自然。

“还不行。”叶修越发得寸进尺,含住喻文州的耳垂吮吸。

“你干什么?唔!”喻文州偏头想躲,结果却被叶修噙住了唇。

“说完了工作的事,现在该谈谈我们的事了吧。”

“你是喜欢我的吧?喻文州?”

 

==

 

“叶修叔叔真不要脸!”

“我跟你说,你文州哥哥就是嘴硬,不这样怎么追到他啊。”

“切我不听了,一点意思都没有!”小孩翻过身,好像有了点睡意,闭眼要睡了。

叶修长吁一口气,终于要给小孩骗睡着了。

 

那么接下来发生了什么呢?

 

==

下文走这

==

 

“你就是生来诱惑我的。”

“谁不是呢。”

 

-END-

文州成人啦!!可以做好多事情了x

感谢一直没取关我这条坑底老咸鱼的小可爱们!比心心

祝大家四天后情人节快乐,顺便给大家拜个早年2333

评论 ( 7 )
热度 ( 239 )

© 几人回_退了勿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