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hh/叶喻】若与君老

代发↓

君老

     ——灵语飞言

顺应了全球变暖的大环境,B市的二月再没有隆冬的样子,室内供暖依旧,室外早回到了冰点以上。

灰蒙蒙的天空已经许久不曾湛蓝过,似乎在用这样的方式提醒着早早将春装上身的年轻人,现在还不是阳春三月。

喻文州穿地不是春装,而是一套洗得看不出本色的薄款睡衣。衣襟扯开了大半,燥热的室内让他头痛欲裂,潜意识想要清凉一些。

头痛欲裂的意思大概就是头痛到恨不得它干脆炸裂,总好过难过得生不如死,却又死不掉。

勉强撑在卧室的门框上稳住了摇摇欲坠的身体,喻文州打量着面前的房间。家具推到墙边,地上堆满了一个个打包好的纸箱,是陌生的熟悉。

几十年的老旧小区缺点和优点一样明显,灰色的外墙不会提亮人的心情,三层的小楼不会有电梯代步,满墙的爬山虎此时只有褐黄色的枝杈趴在窗外张牙舞爪。

但它有一个足以抵消所有缺点的优点,用叶修的话来说就是“有人味儿。”喻文州知道他说得是什么,人情——家的记忆、家的味道。

可是现在,这记忆、这味道,都淡了、远了、不在了。无论他如何努力去回忆、去抓取、去握住,都留不住、挽不回了。

视线落在靠窗的沙发上,喻文州呆滞的双眼里终于有了光芒,挣扎着放开扶在门框上的手,跌跌撞撞扑过去。

没走两步,脚下一绊,本来就踉跄的人彻底失了重心,直直摔向脚下咯吱作响的地板。

幸好本能还在,他完全是下意识地屈膝。右膝重重撞上一只纸箱,身体换了个角度,手臂搭上了两个并排立着的拉杆箱。

喻文州的整个人像是慢镜头,一帧帧在支撑和失控之间切换,最后还是扑倒在了一堆包装箱上。

钻心地疼,膝盖、肩膀、手臂,没一处不疼,可他的眼睛却始终牢牢盯在沙发上。

那里有一沓照片,那是他的方向、他的终点。

疼得起不来,又不愿耽误哪怕一刻,喻文州干脆半坐半爬。双臂用力推开挡在面前的一只只纸箱,又喘两口气继续。

到了,到了。

他伸出双手,颤巍巍摸上这薄薄的一叠,终于闭上眼一把抓起,死死按在胸口。

嗓音嘶哑,喊出了他今天的第一句话:“前辈……叶修啊~”

不用去看,他清晰地记得每张照片,以及,每张照片背后的故事。

他和他的故事,叶修和喻文州的故事,喻文州和叶修的故事,他们一生的故事。

18岁。

那年的全明星,他找到了嘉世的休息室,看着趴在桌上奋笔疾书的斗神叶秋,笑得温良“叶神,能给我签个名儿么?”

叶修,当时还是叶秋,一惊抬头,见是他,无奈瞪瞪眼,又勾唇嗔了句“别闹”,这才弯了眉眼歪歪头示意他走近。

一支笔塞进他手里,两只手搭在他肩上,丝丝缕缕的热气带着笑意灌进耳朵,他浑身发软。“加油,抄好了有奖励哦。”

“前辈”他一把抓住了准备溜走的叶修衣角,“前辈,我们合个影吧。”“这是你要的奖励?”

“嗯。”他的眼睛一定是亮的,因为叶修的眼睛亮亮的,里面有带笑的星星。

“成,你要什么都成。来,看看哥这形象怎么样?”“帅裂苍穹……”他仰起脸,这种欲擒故纵的小手段,屡试不爽。

叶修舔舔嘴唇,意犹未尽。这种骗来的嘟嘴福利,以前亲了是犯罪,现在还不亲,那才是犯罪。

手机摄像头里的两人笑得灿烂,一个是志得意满的畅快,一个是故作矜持的雀跃。

“生命是一列火车,自此而往,一起去看每一站的风景。”他提笔在打印好的照片上写得郑重其事,然后签了名。

叶修趴在他肩头看看,也接过笔,不但签了名,还骚包地把两个名字用一颗心圈了起来,又在“一起去”三个字上绕过,这才偏头亲亲他耳垂。

“文州,哥的小命儿可捏在你手心儿了啊。”

写在喻文州三个字旁边的是笔体截然不同的两个字——叶、修。

28岁。

同期的选手里他最后一个退役,接受联盟聘用、到B市工作都是顺理成章的事。

在机场的人来人往里他四处寻找着那个熟悉的身影,一个蛋卷冰激凌戳到面前,双色球顶上的红色那个正歪向一边。

“前……”“快,快咬一口,要化了。”

“本来想学人家买花儿来着,咱壕一把,来束超大的,抱着多养眼。一嘚瑟钱包儿锁车里了,眼瞅到点儿了,一掏,准备付停车费的零钱,诶,吃啊。”

“红色的是草莓,底下那个是蓝莓。你知道么,沐橙说自古红蓝出CP。嘿嘿,她还说,自古红蓝红在s……”

照片上叶修的口型停在“上”的第一个音节,像是排练好的微笑,带了点儿傻气。他的笑容却像手里的冰激凌一样,甜得牙疼。

38岁。

两个白色西装的男人并肩坐在公园草地上,微微笑着,各自屈起一条腿,姿势放松。

叶修的领带在风里飞了起来,他伸臂抓了,叶修扭头抬手按住他手压在胸口。

四目相接,两人静静对视。

他记得,照片左下角有个小小的同心结logo。

48岁。

落地灯的柔光里房间分外温馨,他左臂压在叶修肩头,前倾着身子,右手伸出,食指点着屏幕上的角色三围。

“前辈,这红披风减攻速太多,你换一件吧。”叶修扭头,嘴上并没点着的烟卷儿翘了翘,瞥了他一眼“这咱亲儿子,哥打的材料,你做的披风,减攻速那也必须穿。”

58岁。

两人坐在医院注射室里打吊瓶,叶修扎左手,他扎了右手,两只手松松握在一起取暖。

叶修翻着《电子竞技》“现在玩儿电游的都是咱孙子辈咯,想当年,哥高烧不下火线。”

“现在还不是一个小感冒就进医院,还拖了我垫背。”他翻着的是《投资指南》。

“可不,这次啊,亏大了,以后我生病你可得离我远点儿。”“你想让我放开这辈子最长线、收益最丰厚的投资?”

“哪能,我是想让你好好的,回家还能有人给我煮碗绿豆粥。”

68岁。

揉皱了的照片上背景是夕阳如火,他依旧习惯性地站在左手边,腰背依旧挺得很直。

不同的是身边没有了那个伸臂揽住他肩膀,总是懒洋洋非要挂在上面的人。

“前辈,回忆这么少,怎么够我活下去啊。说好的一起去呢?叶修,你这个大骗子!”喻文州趴在沙发上,脸贴在照片上埋在了双手之间。

“我说这半路上就耳根子发烧,还真有人骂我啊。我去,喻文州你撒癔症呢?”

喻文州猛回头,休闲裤夹克衫,一张脸半是惊讶半是揶揄,正光脚站在客厅门口的,是叶修!活生生的叶修!

“前辈,你还在!你没下车!”

“文州,咱松松手,真不能因为哥还活着就勒死啊。勒死了我可就太冤大了,好容易张罗结个婚,哥这还没上车呢,我下什么车啊我?”叶修搂着衣衫不整的人呲牙咧嘴。

“前辈,你别走,我给你煮绿豆粥好不好?”喻文州鼻音浓重,搂着叶修脖子不撒手。

“文州?怎么了这是?”叶修这才觉得不对,使足了力气把死死抱着他的人摘扯开,却让喻文州满脸的泪痕吓了一跳,忙抬手去擦。谁知越擦越多,立时慌了神。

“不走,咱哪儿也不去啊。这不你喝忒高了,早起来想给你煮点儿小米粥养养胃。咱昨个刚倒腾过来啥啥都没有,这才跑叶秋家弄的。”

“嗯?小米粥?”喻文州迷蒙的双眼终于找到了焦距,用力抽抽鼻子,空气里有粥香,还有炝拌笋丝和煎鸡蛋?

“前辈,我梦见我们过完了一辈子,我老了,你,你不在了。我一个人住不下去,收拾东西要搬走。”

“我吓醒了,起来一看,你真没在。周围都跟梦里一样,就……触发混乱状态了。”

“第一术士混乱到把自己吓哭,说出去才真吓死人。”叶修把喻文州架回沙发上,卷起他睡裤,双手倒了翻出来的护手精油搓热,按在他膝盖上揉。

看着淤青膝盖上的血痕,他悔得肠子青。这是他爸妈的老房子,上周过户送给他们结婚,昨天才搬进来,又大又空,是挺瘆人。

喻文州昨晚喝得连人狗都分不清了,他愣给拖到这个陌生的房子里,这早晨猛一醒不迷糊才怪。唉,怎么就把人自个儿扔家里了呢。

想到这里又忍不住数落一句“你说你,倒是悠着点儿啊。啧,喝了个人事不省,半身不遂。”

“可是,我梦里的情景都在这些照片上,最后那张,没你了……”喻文州吃了粥,喝了水,靠在沙发上缓着。脸色好了不少,就是脑子多少还有些迷糊。

“呵”叶修抬眼,皮笑肉不笑 “咱们喻副主席是真喝断片儿了,来,哥给你读个档啊。”

“上礼拜我把你从机场接到咱家,爸妈说离你报道还早,要不抓紧把事儿先办了。”“嗯”这个记得。

“叶秋有个发小儿是职业摄影,他出钱请咱俩拍照,昨天拿了小样儿。”“嗯。”喻文州翻身坐起,他想起来了,这组照片还是他的创意。

拍照那天他找出十八岁那年两人的第一张合影和机场拍的照片,建议以十年为间隔,加拍几张作成时光系列,取从初恋到白头永不分离之意,在婚礼上作红毯两侧的海报。

叶秋和摄影师都表示喻总太有才了,就这么办,马上去请化妆造型。

叶修表示太麻烦了,赶紧把正片儿拍完了就完了,哥还得去帮兴欣抢boss。

喻文州没表示,只是嘟了嘟嘴,一切迎刃而解。

“可是,我记得我们一直在一起拍啊,大家都说被闪得眼瞎。这最后的一张,怎么就剩一半了?”

“你还好意思说?”叶修又把他按回去躺着。“昨晚少天他们非要什么单身趴,咱连行李还没开就给拽去了。”

“这房子是爸妈以前住的,我想起来了。”喻文州急忙打岔,他恍惚有了些不好的记忆和不好的预感。

“原来文州大大也有喝高了胡说八道的时候,呵呵”叶修抬手拿过照片,清清喉咙,模仿喻文州醉酒的语气“瞎说,是我吃,吃他。不信,你们不信,我吃给你们看。”

“前辈。”喻文州被羞耻play涨红了脸,挣扎要用胳膊去挡。叶修按住他,拿一根手指在他鼻尖上戳戳戳。

“你说,你要当场吃了哥,哥能有啥意见?都是你蓝雨娘家兵,敢不躺平?哎,你可好,你把哥照片儿给吃了算怎么回事?也不怕显影液中毒。”

“……”喻文州生无可恋。

叶修嘿嘿笑着放开他,转身坐在沙发上,把后四张照片都撕了,这才从兜里掏出一个信封。

“我就说拍这玩意儿吓人,你还给我来美人计。结果你看,没文艺成还吓个半死,得亏他们都喝傻了不知道你吃了啥,否则咱俩这家当都不够老魏敲诈的。”

“真的?”“不信你问叶秋,他昨晚可是一滴酒没喝,跟我忙乎着送了一晚上人,还让老魏给当成我踹了一脚。”“呵呵,哈哈哈。”

喻文州靠在叶修身上笑够了,头疼也停了,终于满血复活,拿过信封“这什么?”

“叶秋拍的,在咱俩拍最后看落日那会儿,据说是受到了一万点伤害,就捏了一张。”

“前辈,我们用这个做婚礼请柬吧。” 喻文州抓过笔,在照片后面写字。

——执子手与君老,随时随地,一生。

“跟你说日子就得一天天地过。诶,这结婚照咱重拍啊。你看把哥拍得,跟个色狼似的。”叶修捡起一片照片碎片端详。

“呵,我怎么觉得挺还原的呢。”“哦?那咱现在还原一把?”“嗯……”

THE END

 

FT

文州十八岁生日快乐!

大家好,这里是爱老叶、爱文州,叶喻本命的鱼。

感谢帮主(几人回)的邀请和信任,让鱼能够在离开很久又跟大家见面。文州的成人礼必须用心,这才有了这篇文和鱼亲自上手P的配文图。

这文的梗来自一句歌词“恨不得一夜之间白头,永不分离。”

事实上,幸福就像文州最后明白的那样,是生活里每天的点点滴滴,随时随地的陪伴和相守才是一生。

所谓信仰,就是从今以后,再不放开你的手。温柔或强大,软肋或铠甲,小算计小腹黑,心有默契,无需言语。这也是鱼笔下一直想要体现的鱼式叶喻的幸福。

字数爆了太多,帮主说没有惩罚,就不管啦。

祝叶喻圈越来越红火,爱生活爱叶喻。

灵语飞言


评论 ( 5 )
热度 ( 111 )

© 几人回_退了勿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