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喻】在你身后


正文:

第七赛季夏休期一到,喻文州就订了去H市的机票,没告诉叶修。

到了地方已经是晚上了,喻文州想了想这赛季嘉世的成绩,没去再麻烦叶修,自己找了个旅店准备暂住一晚,给叶修发了个QQ告诉他情况,洗过澡之后再看QQ聊天界面:

一叶之秋:好,明天早上我去找你。

喻文州想了想,回了一条:

索克萨尔:不用了,我去嘉世找你,挺累的,早上还想多睡一会。

一叶之秋:好。

叶修坐在电脑前叹了口气,喻文州总有让他改变主意的方法。

喻文州笑了一下,关掉手机睡了。

第二天一早,喻文州戴着棒球帽,墨镜,来到嘉世门口,没看到叶修,于是他拐去对面便利店买了一盒戒烟糖,又向老板要了纸笔,在纸上写了点什么塞进盒里,回来的时候看见叶修站在路边叼着烟吞云吐雾。

“叶神!”喻文州朝他摆手。

“来了啊!”叶修看向他,打了个招呼。

喻文州走近,伸手拿下叶修嘴上的烟,放到自己嘴里深吸一口,随即把只燃了一半的烟扔到地上,用脚碾灭。

叶修低头看了一眼半截烟的尸体,又看了看笑得一脸纯良(?)的喻文州,欲哭无泪。

“咳,想去哪玩?”叶修干咳了一下,摸了摸鼻子问。

“随便啊,你是地主,听你的。”喻文州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搭着叶修的茬。

哦,那我是地主,麻烦你听我的让我把那根烟抽完呗!

“那去……游乐场?这么多年都没去过,过几年哥就老了,去不了了。”叶修说的有些沧桑。

“行啊。”喻文州同意。

“吃过饭了吗?”叶修问。

“吃过了。”喻文州说。

二人来到马路对面打车,在等车的时候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

“诶文州,你看这个网吧怎么样?”叶修指着身后一家叫兴欣的网吧问。

喻文州一愣,思考了片刻,想起几年前魏琛在蓝雨义愤填膺地说: “嘉世就是个网吧变的,我们可是正正经经的俱乐部,我们能输给他们吗!?”  结果还是输了……

嘉世以前是网吧?陶轩是网吧老板?

反观现在的嘉世,大门,嘉世队徽,写字楼一样的训练室,一切的一切都那么华丽,甚至……浮夸。这样的嘉世追求的还是最开始的那份荣耀吗?

不过应该是个俱乐部都是这样吧,选手也渐渐地默认了俱乐部的做法,开始为俱乐部谋取利益。只有叶修,只有他,不屑于这种虚假的满足,不去刻意搞好所谓的选手俱乐部关系,一切不追求荣耀与胜利的事情都漠不关心,就像他一叶之秋的打法一样,不做只图绚烂的无用操作。

这是一种只有开荒一代才会有的荣耀精神,是一种与当今商业化联盟相违背的精神。

他现在貌似明白叶修想说什么了,喻文州脑子转的快,联想到嘉世越来越恶心的团队配合,事情就明朗了起来。虽然不关心,但还是会对现在的嘉世感到惋惜吧。

“我觉得这不错啊,最起码我一眼就能看到荣耀。”喻文州抬手指了指门上贴的苏沐橙海报,还有关于在网吧玩荣耀的相关事宜,看到了一颗始终爱着荣耀的心。

“是啊,这的老板娘好像还是嘉世粉。”叶修瞟了一眼嘉世大门,深得让他看不透。

“粉丝有的时候要比俱乐部更爱荣耀。”喻文州看见有一辆空车,伸手拦下。

“嗯,真羡慕那帮粉丝。”叶修有点烦躁,想掏烟的手硬生生地顿住,跟着喻文州坐上了后座。

告诉了司机地点之后两个人都有些沉默。

“你会坚持的吧。”过了片刻,喻文州突然说。

“当然!”叶修知道他指的是什么。

因为不知道司机是不是荣耀粉,两个人也不敢多说什么。

“累了就先睡会儿,到地方我喊你。”喻文州注意到叶修眼下的淡青色,体贴地说。

“嗯,哥昨天晚上抢了一宿蓝溪阁的boss,是有点累了。”叶修脱下薄外套,扔给喻文州,靠着车门闭上眼睛,“这天也太热了。”

喻文州什么也没说,接过外套,瞄了一眼叶修,确认他已经闭上眼睛了之后把叶修兜里的烟摸了出来换成了那盒戒烟糖,做完这一切,得逞似的笑笑,耐心地等待着出租车到达目的地。

半小时后,出租车停下。叶修本就是浅眠,所以到了地方也就醒过来了。二人下车走到游乐场门口买票入场。

两个大男人去游乐场也玩不了什么,二人慢悠悠地走着,路过买东西的地方买了两只冰激凌吃。

周围时不时传来过山车上人们的尖叫,叶修突然转头,跟喻文州说:“其实我觉得这样就挺好。”

“是啊,是不错。”喻文州舔了舔嘴边的香草味冰激凌,笑眯眯地说。

“那个有没有兴趣?”叶修指着过山车说。

“嗯?你以前是不是没坐过?”喻文州问。

“胡说,哥以前还是和沐橙来过这的,差不多十年了吧。”叶修说。

“那试试看?”喻文州说。

“好啊。”叶修去买票。

在最高点骤然降落的时候,周围女生的尖叫充斥着他们的脑海,叶修转过头朝喻文州喊:“也没什么意思。”

喻文州还是万年不变的微笑:“是啊,没什么意思,体验一下。”

下来之后,两个人又没有什么事干了,坐在路边长椅上。

“还没有打荣耀有意思呢!早知道带你去对面网吧pk了!”叶修抱怨。

“也不是啊,偶尔也要出来逛一逛,我觉得挺好的,pk等着被你虐吗?”喻文州答。

“诶,再走走吧。”叶修起身。

“好。”喻文州跟上。

于是两个大男人又顶着周围人的目光在游乐场里闲逛了起来。

“文州,这地方我带沐橙来过。”叶修停步。

“镜子迷宫?”喻文州说。

“是啊,当时她非要看我是不是在现实里也像游戏里那样走位精准……”叶修有些无奈地说。

“……”小孩子的思维就是不一样啊。

“那……试试?”喻文州问。

“行啊。”叶修好像在计划着什么。

进到室内,服务人员递给叶修一个棒球帽让他戴上,说是怕撞到头,叶修接过带着喻文州就进去了。

“文州,这样吧,”走到第一个岔路,叶修提议,“我们分开走,我走这边,你走那边,看谁先到,怎么样?”

“好啊。”喻文州也没想太多,抬脚就迈到一条路里,从叶修的视野消失。

叶修却没有动,而是把手伸到大衣兜里,寻思这会儿喻文州不在终于可以抽烟了。刚才那几个话题没来由的让他有些郁闷,碍于喻文州在还不能拿出烟来抽。这么想着,叶修的手碰到了一个硬盒……触感好像不太对,忙拿出来看了一眼,三个大字险些晃瞎了他的眼睛——戒!烟!糖!

卧槽……

叶修在经历了心情的大起大落之后,毅然踏上了另一条路……

边走边把盒打开,哟,还有留言呐!把纸条展开一看,明晃晃的四个字:

知名不具^_^

哦,还有个表情。

呵呵,喻文州你等着。叶修吃了亏,开始盘算晚上某些生命的大和谐之事。

耽误了一会儿,结果自然是喻文州先找到出口,左等右等等不到叶修,就找了个从出口处看不到的地方坐着休息。

叶修出来的也不慢,出来之后没看到喻文州,就向出口处回收帽子的服务人员借了电话,在那姑娘充满不信任的目光下熟练地按下一串号码,拨通。

“喂,文州,我出来了,没看见你啊,在哪呢?”叶修说着,感受到一双微凉的手从身后环过捂住他的眼睛。

“在你身后。”喻文州温润的嗓音从背后传来。

叶修抓住他的手,回头,直视着他的眼睛,目光中流露出前所未有的认真的神情。

“谢谢。”他听见自己说。

“你不用说谢谢的,嘉世不要你,蓝雨要你。”喻文州任由他抓着自己的手,全然不顾旁边还有个嘴巴张得能塞下一个灯泡的姑娘。

“你说的算么?”叶修问。

“算不算有什么区别呢,你可是叶秋啊。”喻文州说。

“啧,要这么说的话,哥真应该考虑考虑。”叶修说。

“嗯,正好蓝雨也缺个技术过硬的攻坚手。”喻文州明知道叶修不会同意,还是一本正经的开着玩笑。

“你会一直在我身后的对吧。”叶修问,出口却是肯定的语气。

“当然。”喻文州温柔的笑着。

在你身后,无论发生了什么,一回头,我永远在你能注视到的地方,默默的陪伴。

你在我身后,无论发生了什么,一转身,视线所及,有你,我将得以安心地望向前方。



第八赛季,斗神叶秋退役,只身离开嘉世,来到兴欣网吧,做起了网管。恰第十区开服,散人君莫笑称霸第十区。

同年冬天,飘着雪的夜晚,某不愿透露名字的黄姓男子来到兴欣网吧。

第八赛季全明星,龙抬头。

第九赛季挑战赛,冠军。

第十赛季常规赛,37连胜。

第十赛季冠军,兴欣。

第一届世界邀请赛……

他是领队,他是队长,也是第一次,在正规场合站在他的身后。

兴欣吗……他想着,又是个网吧呢。

不要重蹈嘉世的覆辙才好啊。喻文州这样想。

不会的。叶修肯定。它们不一样。

FOR THE GLORY.





“回去?”叶修问到。

“好啊,去我那儿?”喻文州想到那盒戒烟糖,心情不错。

“去你那!”叶修显然也想到了,掐了喻文州腰一下。

肩并肩走着,落日余晖撒在他们身上,在身后留下一抹阴影。

岁月静好。

-END-

评论 ( 4 )
热度 ( 58 )

© 几人回_整天沉迷林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