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方】New starts

给 @马甲号船长 的生贺,然而我还是艾特不到……so sad!

!!非原著!!私设如山,兴欣霸图友谊赛,特别友谊的那种x 。所有技能名来自虫爹,各种bug都是我的错。

老叶最佳助攻。

只有林方,看出别的什么都是错觉!

不信你看我的眼睛x

==========

正文:

“方锐,去拖住韩文清,这边我守着。”叶修下命令。

“没搞错吧老叶!我拖韩文清!?”

“我知道你一定可以的!解决完这边我会去找你。”

“靠靠靠你说的轻巧!那可是韩文清!”

“去吧!我看好你!”叶修摆了摆手。

方锐虽然无奈,但还是蹲下躲过赶来的张佳乐的视线,向着霸图的出发点跑去。

“老叶,苏妹子怎么没来呢?”张佳乐一边织着光影靠近,一边问叶修。

“怎么?想打我妹妹主意?”叶修嘴里叼了根草,撑起伞随意挡了几下,限制住了张佳乐要进攻的方向。

“滚!我就是问问不行啊!”

两人又缠斗了一会,想突破叶修的防御,靠张佳乐一个人现在还做不到。

张佳乐见突破无望,收了部分攻势,向左路迂回,准备转火兴欣的牧师。

“她跟老板娘和小唐逛街去了。”

叶修也没有去追,目送张佳乐跑到树林里消失不见。

没必要追,借着这个好机会让莫凡罗辑安文逸包子他们锻炼一下也未尝不可。

叶修闭上眼睛感受片刻,敏锐的捕捉到了一丝呼吸声。

“到了就出来吧,别藏着了。”叶修转过头盯着一个方向,目光凛冽。

“砰!”一把手枪从树后探出来,枪口冒着烟。 叶修迅速向左迈了一步,却还是中了弹。

“不错嘛!小子有进步!”叶修毫不在意自己中了枪。他就算是想动也动不了,中的是僵直弹。

“前辈过奖了。”秦牧云从树后绕了出来,双手持枪,完全没有乘胜追击的意思。

“真的是友谊赛啊,纯拿我锻炼新人呢吗这不是!我要找老韩去,好好分个胜负不行吗?”

叶修顿了一顿,继续说:

“诶!你有没有想过我那步要是往右跳的话,你这枪岂不是偏的离谱了。”

“想过啊,友谊赛么,一半的概率,尝试一下。”

“啧,我还以为你们霸图的新人都像张新杰一样呢,这枪要是他开绝对中不了!”

“换成副队的话,他不会在那个时候开枪。”

“……也是。”

“我去找老韩了,再去晚点,方锐就要被他打死了,下次再指导你啊!”

叶修把伞放到肩上,吹着口哨,慢慢悠悠的走了,一点都不像着急的样子,倒像是去看戏的。

方锐此时的处境并不妙,虽然没有被韩文清吊着打,但是也一直没有机会出手,在树林之间躲躲藏藏绕来绕去磨着韩文清的耐心。

“老林你又坑我!”在第n次被韩文清发现藏身地点之后,方锐终于忍无可忍的咆哮了出来。

既然不能再跑,只能硬着头皮上了。方锐摆出一派正气的气功师起手式,内心却在暗暗叫苦,敢跟韩文清硬碰硬的人现在还没有出生吧……

方锐恶狠狠的瞪了一眼靠在一边树上看戏的林敬言,林敬言回了他一个微笑。

衣冠禽兽!道貌岸然!

方锐想着,一个气波弹朝着韩文清面门打去。

韩文清刚要开个钢筋铁骨冲过去,突然听到林敬言给他传音: “队长,躲一下。”

韩文清下意识的朝右一躲,果然看见方锐气波弹下藏着猥琐的后招。

靠!韩文清居然躲了!韩文清!躲了!

怎么想怎么不对啊……

我靠老林你又出卖我!!!方锐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还能不能玩了!说好的做彼此的天使呢!

“不公平啊!你们这是二打一!二打一啊!”方锐哀嚎。

韩文清皱了皱眉,刚想让林敬言离开,自己堂堂正正地跟方锐打一把,就听到林敬言开口: “方大大,这是团队赛,谁跟你玩一对一呢?”

对哦,他说的好有道理,方锐心想,又暗骂了句禽兽。

二对一,局面顷刻间就变成了韩文清烈焰红拳虎虎生威,方大大左闪右避满地打滚。

老叶怎么还不来啊妈的!

方锐又是向右一滚避过了韩文清的冲拳,瞥见旁边不远处叶修坐在一棵树上拄着伞叼着草,嘴角上翘,晃着退,一副看戏大爷的嘴脸。

靠靠靠这个不要脸的!

一个分神的功夫,韩文清已经冲到面前,想多已是躲不过去,这一拳挨的结结实实,方锐控制自己的倒飞方向刚好让韩文清看到了坐在树叉上的叶修。

“哟!发现了啊!”叶修从树上跳了下来。

“老韩别再欺负我们点心大大了,来来来,欺负后辈算什么能耐。”

韩文清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攥了攥拳头,摆出一个起手式,示意叶修已经准备好了别磨叽快点打。

叶修抬手把伞在手里挽了个花,随即右手拔剑一个三段斩向韩文清冲了过去。

“方锐!不管用什么方法,把那边那个老流氓给我引走,越远越好!”

“看我的吧!这我还是有信心的!”方锐朝着林敬言的方向跑去。

“有信心吗?”林敬言靠着树,抬手摘掉了鼻梁上的平光镜放到口袋里,笑着看方锐。

方锐在林敬言前方两米处停住,做了个骑士挑衅时用的手势。

“老林你来追我呀~”

然并卵,他又没有这个技能。那边的林敬言似乎是准备认真跟方锐一对一打一场了,你看他汽油瓶毒针什么的都拿出来了。

方锐又摆出了一个正气凛然的起手,气贯长虹!

林敬言和方锐是多年的搭档当然是最了解方锐猥琐流的人,一瞬间把方锐能用到的后招都想到了,一一闪过。

方锐对林敬言的流氓甚至比自己的气功师还熟悉,躲过对方的攻击自然是不费力气,可是也同样攻击不到对方。

两人就这么僵持着。

总这么胶着也不是办法啊!这种打法对他们俩来说消耗太大,不是正常友谊赛该有的剧情走向啊!

方锐侧身又避过了一记霸王连拳,朝不远处打的正热火朝天的叶修喊: “老叶!就把他拖在这帮不了忙行不行啊!”

“他可是个流氓!流氓啊方大大!万一随便扔过来个什么东西我今天可就交代在这了啊!”

“哪有你说的那么夸张……”方锐小声嘀咕着,在看到韩文清一拳砸到叶修身上的时候,识趣的闭了嘴。

“来来来老林,虽然我严重怀疑老叶就是故意刁难我,所以你就配合一下啊,只要走到他他看不见的地方就行。”

方锐一脸猥琐的怂恿着林敬言,就像大街上的怪蜀黍对小姑娘说“小姑凉啊,酥酥给你糖次跟酥酥走好不好呀,酥酥带你早漂酿哥哥咯~”一样的语气。

“那可不行呢方大大,老叶给的任务可是能走多远走多远,只是走到他看不到的地方怎么行呢?”

说完,林敬言转身就走。

方锐惊讶着林敬言居然妥协了!早知道早就这么说了啊!害得费了那么多体力,这得养几天才能恢复啊!老林也不小了,怎么不注意保养呢?还跟他这么打消耗!

心里还没反应过来,身体已经追了过去。反正这样也算是完成交代的任务了?虽然没达到叶修要训练他思维敏捷度的目的……

“诶老林,你跑这么远干什么啊!”方锐看了看四周,一片空地,已经到了他们这次友谊赛规定范围的边界了。

“方锐。”林敬言突然回头。

“啊?”方锐好像知道林敬言要说什么了。

林敬言忽然笑了,目光温柔的看着方锐:

“我们不能再这样了,这样对我们都不好,是时候,做出一些改变了。”

是啊,他们太默契,也不舍得这份默契,但是留着,对团队来说就是一个致命的弱点,这一点也是叶修想让方锐做出改变的。

“你说的对……”方锐有些丧气。

他当然知道叶修期望的是什么,也知道老林说的没有错,但就是一直在刻意逃避这个问题。而现在昔日的搭档把这个问题赤裸的呈现在他面前,他说他要改变,于是他知道了是时候自己应该学会承受了。

他善于改变,改变过职业,更换过战队,却唯独在这件事上无法改变。

不是不能,是不愿。

他连职业都换了,如果昔日呼啸的打法也换了的话,拿什么回忆起曾经的犯罪组合?拿什么找回彼此的联系?

“我知道这你很难接受,我也很难受,但是必须有一个人站出来了,而这个人只能是我。所以,来吧。借着这场友谊赛,跟过去做个了断吧。”

林敬言指了指来时的方向。

“我现在还是要回去,你负责拦截我不让我走出这片空地,这样应该比刚才那么打要容易一些。”

方锐听着,感觉就像回到了呼啸时期,两个人会经常在一起讨论战术,讨论训练方式,还会用对战来磨合配合技巧。

而现在,仍是对战,却要硬生生的把曾经默契的痕迹磨平。

来吧!方锐狠了狠心。

“开始了!”林敬言向树林的方向奔去。

方锐迅速追过去,努力把林敬言想象成任意一个别的对手,可是他做不到,过去的东西太难割舍,他现在只要一闭上眼,就会不可抑制的想起从前,那些只有他和林敬言的日子。

他们曾在夜晚偷偷跑出去,并肩躺在草地上,对着一片星空,谈谈最近的趣事。

生活没有太大波澜,却格外迷恋那份平淡。

那时候他们两个还在一起,那时候一切都还没有变,犯罪组合也还是原来的模样。两个人经常躺的那片草地,就像现在他们踩着的这片一样,只是立场不一样了,心境也不一样了。

那时候他们也会像这么追着跑,林敬言会宠溺的陪着方锐玩笑,会故意让他追到,会用实战摸索猥琐流脱身技巧,会打着打着不自觉的就凑到了一起,亲吻,愈演愈烈,最后在草地上滚作一团,偶尔会擦枪走火。

方锐会笑着说林敬言你个流氓!林敬言摸着他的头说对啊我就是流氓,然后一下一下顶到更深的地方,换来一声高过一声的呻吟。

现在一切都变了。

两个人是对手了,平时基本见不到,唯有两队对战的时候能见上几次,为了避嫌,私下里还不能接触太多。

方锐想着,捉云手使出,抓到了林敬言的衣角,把他扯了回来,没有猥琐,没有后招,一味地扔技能出去。林敬言对这些毫无技巧的东西,自然是一一避过,想着也不能按以前自己为了配合方锐而打出的猥琐流打了,但是暂时也没想好如何脱身,心思一动,发了一个大招街头风暴。

同时,林敬言注意看了方锐的起手,这是……螺旋念气杀!?

他想干什么!同归于尽吗!

林敬言连忙收手,侧身,却还是没有避过攻击,被念气吸附,转眼瞥见方锐又酝酿好了一个大招。

闪光百裂!

林敬言被念气击中倒在地上,刚要站起,方锐开了气转流云,三步两步来到他身前,一把将他推到在地,跨坐上去。

“这样算不算拦下了?”方锐有些虚弱的说,眼眶微微发红。

“不算啊,我还是要跑的啊。”林敬言也没想到方锐能打的这么正面,这么强势。他欣慰的抬手摸了摸方锐的头,就像以前那样,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之后又尴尬的把手放下,别过头,抛沙。

方锐闭眼,侧身,同时扳过林敬言的肩膀,倾身附上一个苦涩的吻,泪水像碰了什么开关一样,止不住的往下流。

“那你告诉我,怎么才算?”方锐的声音小的几乎听不见,没等到林敬言的回答,便再次吻了上去。

区别于上次浅尝辄止的吻,这一次则更为激烈,两个人都恨不得把对方拆之入腹。不满足于普通的亲吻,两条舌头在彼此的口中肆虐,这已经不像是一种亲吻,更像是一种博弈。双唇相接,过一会再默契的分开,一次一次的纠缠,尝到血腥味也不愿停下。

林敬言翻身把方锐压到身下,舔舐着方锐脸上残余的泪水,亲吻方锐噙满泪水的眼睛。

方锐以为他还是要逃,便又把他压了回去,两个人翻滚,纠缠,忘记了友谊赛,忘记了彼此的身份,只把这当做跟从前一样,两个人拥吻,看着日落,那感觉就像是地老天荒。

那边的叶修和韩文清已经停止了战斗,正坐在那里休息,恢复元气,突然,叶修睁眼。

“方锐不见了!”

团队的指挥者有感知每一位队员的能力。

不远处的张新杰跑过来:

“队长,林敬言的信号消失了。”

叶修思索片刻。

“行了!这俩人八成是打着打着出了规定区域了,没什么大事!”说着,回兴欣出发点去了。

张新杰不能确定是不是像叶修说的那样,但是又不知道该怎么联系到林敬言,只能站着韩文清旁边默默等待。

林方两人在感受到自己与同队的联系中断了之后,彻底清醒了。林敬言起身理了理衣服,摸出眼镜戴上,又恢复到了平时斯文的状态。

方锐把衣服扣好,抬起头淡淡的对林敬言说:

“我赢了。”

转身一步一步朝着兴欣刷新点的方向走,再也没回过头。

林敬言看着他执着的背影,无声的笑了,看着他的身影越来越小,直到消失不见,终于是撑不住了,坐在地上,一滴泪打湿了衣衫。

后来结束比赛时两队见了个面,叶修转过头去看了林敬言一眼,林敬言点了点头,什么都没说。

--------------------

一年之后,昔日第一流氓林敬言宣布彻底退出联盟,再也不参与联盟的任何事务。

同日,方锐结束了一天的训练,晚上回家看见林敬言坐在床上笑着看着他,大脑当机了三秒,随即朝林敬言扑了过去。

“开不开心?”林敬言摸了摸怀里方锐的头。

方锐没有说话,只是在林敬言怀里上下蹭了几下算是点头。

林敬言推了推他示意他起来,想好好看看他,但是方锐却把头埋在林敬言胸前死死抱住就是不撒手。

林敬言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无奈的笑笑,翻身把他压在床上,伸手抚上他通红的眼睛,吻了吻他的嘴角,刚想说点什么,却被探上来的唇堵了回去。

这是一个充满温情的吻,两个人把这些年的思念,寄托在这一个吻上,这个吻温柔而缠绵,却足以点燃一切。

高潮的时候两个人同时想,从今以后,再也没有什么会让我们分开了。

就这样,直走到地老天荒。

-END-

感谢我的小伙伴 @巽尾 提供脑洞+题目!(根本艾特不到你在挣扎什么)

虽然脑洞完全跑偏了,但是算是开了个头,确定了一下设定,还是感谢!

还有,414生快!你的贺文请查收!

评论 ( 5 )
热度 ( 29 )

© 几人回_整天沉迷林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