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方】林绅士与方德锐拉

联文第二弹!林敬言生贺。

林方童话向,有方王。

伤眼!慎入!各种黑!!但是这次没有那么大坑了。

这次,3n-2还是M,3n-1是R,3n是我!(n∈N*)

(鉴于某个人说她要算才知道哪个是我……调了下位置)







正文:







1.

很久很久以前,在荣耀岛上,有一片森林。

森林中的一座小木屋里住着一个姑娘叫小方。

长得好看又善良。

一双美丽的大眼睛。

辫子……不是,这么可爱当然是个男孩子啊。







2.

小方家中贫困,靠给别人家干活来赚钱吃饭。

森林中的朋友也都总是善良的给他准备免费的食物。

森林另一边的城堡里住着一位“老绅士”林先生。

城堡被茂密的森林遮住,只能看到高高的尖顶。

小方每天黄昏都会坐在自家的门前遥望着城堡的尖顶,心中想着,自己什么时候也能住在那么好的城堡里,不用每天为了吃饭奔波。

夏天的一个傍晚,小方像往常一样坐在门口遥望城堡。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








3.

“小方!小方!”住在城堡旁边的乐乐晃悠着他的小辫子,“城堡里的林先生要过生日啦!他邀请了全荣耀岛的小朋友去城堡里玩!”

“全荣耀岛的小朋友?”小方瞪大了眼睛。

“是啊!是啊!阿黄他们都去了!”乐乐兴奋地抓着小方的胳膊,“你也去嘛~”

小方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粗糙简陋的衣服,又看了看远处城堡华丽的尖顶,有些犹豫。

“你们先去吧!我还有点事情……”小方撇了撇嘴。

“那你一定要去啊!”

小方看着穿得正式又好看的乐乐叹了口气,转身走回了小木屋。









4.

一踏进木屋,小方就惊讶地发现地上不知何时多出一把奇怪的扫把。

绿色的木把上叶子的浮雕十分逼真,看起来像是森林里的某中草药,而在扫把的顶端,有一只亮闪闪的大眼睛。

他好奇地拿起扫把,指尖不经意触到了那只眼睛,一阵刺眼的绿光过后,小屋的客厅里出现了一个披着斗篷的男人。

“年轻的樵夫哟,你掉的是这个金——”

小方睁着大眼睛好奇地看着他。

“咳,对不起,拿错剧本了。”男人有些焦虑地拉下了斗篷,“是这样的,我原本是一个巫师,现在出了些意外,如果你能帮助我,我可以满足你一个要求。”

“真的吗?”小方惊喜地跳起来,“我……我也想去林先生的城堡玩!可是我连一件像样的衣服都没有……”他低着头,声音越来越小。

“没问题,只要你能帮我。”男人拿起掉落在地的扫把。

“那你遇到什么麻烦了呢?”小方实在看不出这个男人哪里需要帮助。

“我……我的两只眼睛,变得一样大了。”他叹了一口气。







5.

“那我该怎么帮你呢?”小方的大眼睛水灵灵地看着巫师,一眨一眨的,可爱极了。

“我受到了一个叫叶修的人的嘲讽算计才变成这样,”巫师说道,“你到森林边缘的一个中药铺子找一个叫方士谦的医生,告诉他我的处境,他自然会告诉你该怎么做。”

“好,我现在就走!”小方兴冲冲地说道,“你叫什么?”

“王杰希。”巫师拉了拉帽檐,又变成了一把扫把。

小方很高兴,他充满了干劲,一想到可以去那个日夜向往的地方,他有些迫不及待。

简单收拾收拾行装,小方便出发去了中药铺子。

森林的边缘是一片平原,广阔无边,人烟稀少。小方要找的中药铺子很突兀地立在那里。

“中草堂。”这是铺子的名字。

小方敲门问“有人吗?”

门“吱呀”一声开了,是一个中年人,一身白袍显得无比神圣,像极了森林中的小杰。

“您好,请问您是方士谦吗?”小方怯生生地问道,他没怎么出过远门,这是第一次。

“是,你找我干嘛?”方士谦说着,把小方让进屋。

屋子很大,两旁的药柜上装满了草药,让屋子充满了草药的清香。

“一个叫王杰希的巫师让我来找你帮助他,他说他的两只眼睛一样大了。”小方说着,两只眼睛打量着这个陌生的地方。

“噢,是叶修干的吧!”方士谦说道,手上没闲着,一直在药柜上找东西。“这个脸大的人。”

“所以我该怎么做才能帮助他?”小方问道。

方士谦从药柜的一个抽屉中拿出了一种草药,说:“给你,把它带回去给王杰希,告诉他下次让他自己来找我。”

小方接过草药,用袋子装好,说了谢谢就走了。

这草药好像在哪见过,小方想着。可是一想到自己可以去城堡玩了,小方加快了脚步,草药的事被抛之脑后。

回到小屋已是第二天下午。










6.

神奇的扫把靠在床边,像是在等待他的归来。

小方碰了碰那只大眼睛。

“出来吧!王杰希!”

小方兴奋的大喊。片刻之后,王杰希出现在小方的木屋里。

“王杰希,你要的是这种药吗?”小方眨了眨可爱的眼睛,从袋子里拿出那株草药。

“啊!王不留行!”王杰希双手接过那株草药,贴在自己胸前,神圣而又庄严地闭上了眼睛。

“万药之王啊,我以魔术师之名请求您,解开我身上的嘲讽,让我恢复原来的相貌吧!”王杰希念起咒语。

王不留行听到了他的呼唤,化作一团耀眼的绿光,融入王杰希的身体,王杰希的身体也迸发出绿色闪着金光的光线,像是要冲破什么牢笼,一时间,映得简陋的小木屋也显得金碧辉煌。

王杰希缓缓睁开双眼,左眼已经恢复到原来的大小,他高兴地骑着扫把在小木屋里飞了一圈。

“停!停下!”小方大喊,可是已经晚了,小木屋里为数不多的家具已经被撞破了。

“呜呜呜……”小方心疼地哭了起来。

王杰希终于停下,拍了拍他的肩膀说:

“没关系啊!我可是个巫师呢,你帮助我变回了我的眼睛,我可以把这里变得焕然一新呢!”

王杰希挥一挥衣袖,一道金光掠过,所有损坏的家具在一瞬间都变得完好如初。

“哇!”小方惊讶地看着这一切。

“现在,我要给你换一身华贵的礼服去参加林先生的生日晚宴了,保证会让他眼前一亮的!”魔术师眯起大小不一的眼睛上下打量着小方。

魔术师举起扫把,把扫把上的眼睛对准小方。

“变!”

小方看着他粗糙的抹布衣裳上流动着光亮,一眨眼的功夫,破旧衣裳就变成了一件橙红色的礼服。








7.

“宴会马上就要开始了,我送你过去吧。”魔术师示意小方骑上扫把。

小方兴奋又紧张地骑了上去,一眨眼他们就到了林先生的城堡前。

“谢谢你,魔术师先生!对了,方士谦医生让我告诉你,下次让你自己去找他!”

“这家伙……”王杰希轻笑一声,“那我这就去吧。”

小方看着魔术师先生飞远,转身走进了他向往已久的城堡。








8.

城堡的大厅里满是穿着华丽礼服的小朋友。

乐乐一身粉红色打底的礼服,金色的勾边让他看上去闪着光芒。

不远处的阿黄还在喋喋不休地跟身边的小鱼说着玩笑,两人的衣服同样华丽。

小方看着自己身上的礼服心想,自己也有这么一天,穿着好看的衣服走进自己向往已久的城堡。

乐乐看到了小方兴高采烈地跑了过来。

“小方,小方,你的衣服好漂亮啊!”乐乐赞美道。

小方的脸红了起来,有些不好意思。









9.

“今天是林先生的生日啊,我给他准备了一个大大的蛋糕呢!”

“啊!我给他准备了一支羽毛笔!”

“我我我我准备送他几束花!”

“我……”

小朋友们七嘴八舌地炫耀比较谁的礼物选的好。

“诶?小方!你给林先生挑了什么礼物啊?”乐乐问。

“我我我……可我什么都没有准备啊……”小方有些惭愧地小声说。

“额……没有关系啦!林先生不会怪你的!”乐乐安慰他说。

“是吗……”小方低下了头。

突然,人群安静了下来,一束光打在一个人身上。

“咳咳,小朋友们,今天,我们迎来了林先生的生日,他请了荣耀岛所有的小朋友过来,准备挑选出最善良的人,可以与他一同生活在城堡里!”

“那是谁啊?”小方问道。

“是……荣耀岛主冯宪君啊!这你都不知道?”乐乐很激动。

“啊?”

“要怎么挑选最善良的人呢?”乐乐有些迷惑。

“这位小朋友问的好!”一位胡子拉碴的大叔拍了拍乐乐的肩膀,“当然是由我们来选!”

“你们?”乐乐看着不知何时出现在身后的一群大叔,疑惑不解。

“啊!我记得你!”小方指着刚才说话的大叔说,“你叫魏……什么。”

“魏琛啊!小鬼!”大叔用法杖敲了敲小方的脑袋,“不过看在你曾经帮过我的份上,我就不追究了。”

“他帮过你?”魏琛身后的一个叼着烟的男人说。

“我靠!当时你把我仓库里所有的烟草都偷走了!要不是我托他帮我去平原那边寻找烟草植株,你现在就看不见我了!”魏琛气得跳了起来。

“淡定,老魏。”叼烟的男人不走心的说。

“他也帮过我。”他们身后一个长得很凶的男人说。

“哦?”

“当年跟你打架的时候,忘记规定你不许使用法术,最后的时候,被嘲讽了那次。”

“你们很难想象开门进屋地上多了个钱包的场景。”小方小声地对周围的小伙伴们说。

“还有我们。”一身白衣的方士谦揽着王杰希的肩膀走来。

“哟!变回去了啊!”男人靠近去看王杰希的眼睛,“也是他的功劳?”

“是的,叶修。”

“原来你就是叶修!”小方捂住了嘴,“我每帮一个人他们都会提到的名字……”

“既然这样,我宣布,全荣耀岛最善良的小朋友是——小方!”冯宪君说。

“啊?我……”小方激动的说不出话。

“恭喜你,小方。”林先生从台上下来,走到小方身边,摸了摸小方的头,“小方今天穿的真漂亮。”










10.

“谢谢林先生…”小方觉得今天晚上的一切都美好得像一场梦,只是隐约地记得所有人都在祝贺他,之后冯岛主又说了些什么,晚宴就在悠扬的音乐声中正式开始了。大家纷纷送出自己为林先生准备的生日礼物,而小方只能远远地站在一边。他看见了好多从来没吃过的美食,却又不敢放开了吃,生怕弄脏了魔术师先生送给他的礼服。
之后还有各种节目和游戏,不过小方一直心不在焉。就在刚才,一位侍者转达了林先生的话,告诉他晚宴结束之后到楼上的卧室等着林先生。

真的要和林先生一起生活在城堡里了吗?
就因为自己是…最善良的小朋友?
小方紧紧攥住衣角。

那件事…要告诉林先生吗?
可是那样的话…是不是就不配和林先生住在一起了?
小方凝视着人群中央的林先生,抿紧双唇。


送走了所有小朋友之后,林先生又监督仆人收拾好大厅,这才轻手轻脚地走进楼上的卧室。他以为小方一定已经睡着了,毕竟夜已经很深了。所以当他关上门时,看到坐在床边的小方敏锐地转过头来,觉得有些意外,不过并没有很在意。

又挂上一贯的笑容,林先生走到床边,挨着小方坐下。“怎么还没睡?不是说了不用等我吗。”

“林先生…我,我有话要说。”小方低垂着头,看不清脸上的神色。
“哦?说吧。”
“我…”小方紧咬着下唇,似乎在做着复杂的心理斗争。林先生见状,轻轻握住小方的手。“没关系,以后我就是你最亲密的人了,有什么事都可以跟我说的。”

手上突然传来的温暖让小方的指尖轻颤了一下,他抽了抽鼻子。

“我…不是最善良的小朋友。”

话一出口,就像洪流冲垮了堤坝,再无禁锢。小方抬起头,直视着林先生的眼睛。

“我在来到这片森林以前,在一个盗贼团伙里做事,帮他们偷东西,那时候他们都叫我盗贼锐。我不是善良的小朋友,我是个盗贼。”小方微微喘着气,“所以我不能住在城堡里,我不能跟林先生一起生活…对不起…对不起大家…”
他不舍得失去这个宝贵的机会,却又不想欺骗林先生。现在他都说出来了,剩下的就是等待林先生的宣判。

寂静的夜,屋子里只有小方的抽泣声。

良久,林先生抬起手,轻轻试去小方脸上的泪痕。

“小方。”他的语调轻柔。
“嗯?”
“我再告诉你一个秘密,好不好?我们两个交换秘密,这样我们就是最亲密的人了。”

林先生的指尖还停留在小方的脸颊上。很多年后他再回想时,早已不记得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只记得那天的月光很美,透过木格窗子照在他们身上。

“真的吗?”小方不敢相信地睁大眼睛。

“真的,只告诉小方一个人哦。”林先生起身蹲在小方面前,慢慢摘下了平光眼镜放在手心里,似乎这样就又回到了那些年少轻狂的日子。

“我以前…是个流氓。”他笑着说。

“流氓?那是什么?”小方眨眨眼睛。

“呃…就是…一种不好的职业,和盗贼差不多。整天在街上跟人打架,抢东西,横行霸道…总之是个坏人。”

“那我们扯平了!”
“嗯,要保密哦。”
“拉钩!”
“好。”

那时候的小方还不明白流氓是什么,只是天真地认为林先生也和他一样,有一段被藏起来的过去,仅此而已。只有他知道林先生的秘密,这让他十分满足,甚至有点小得意。

当然,几年之后的他几乎在每天清晨醒来时都后悔自己当时为什么不转头就跑,离这个老流氓越远越好。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对了小方,你刚才说的…盗贼锐?那是你原来的名字?”

“嗯…其实我叫方锐。”

“我叫林敬言,很高兴认识你。”

“我也是。”


十二点的钟声敲响。

林敬言鬼使神差地一把抱住方锐。

还好…没有消失。

他把头埋在方锐的颈窝,嗅着怀中人身上淡淡的清香。



这是林敬言收到过的,最好的生日礼物。





END

【负责结局的船长有话说:你们猜十二点的时候小方的衣服消失了没?】
【童话故事拒绝污】

【负责发布的我有话说:你以后改名叫马甲号老司机得了!】
【那就要看眼爸有没有恶趣味了/笑】





福利番外:

脑洞拦都拦不住的番外·小盗贼的故事

by 马甲号船长

后来的某一天。
两个人坐在花园里的木桌旁,一杯果汁,一盏清茶。

“我说…”少年舔了舔嘴角,犹豫着开口。
“嗯?”
“你想不想知道,我以前的故事?”
“嗯。”
“我…从我记事起,就在一个名叫蓝雨的寺庙里种西红柿。西红柿你知道吧?就是一种只在岛的另一边才有的植物。”

“嗯?”林敬言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一直在走神。最近他盯着方锐发呆的频率越来越高了,这一定是病。“你刚才说什么?气功师?”

“对,我是种气功师的,满地都是气功师。”方锐白了他一眼,“我说的是西红柿!”
“哦哦…西红柿,继续。”林敬言心虚地推了下眼镜。

“我那时候虽然还小,但是种出来的西红柿都特别特别好,又大又甜。”少年得意地扬起嘴角。
“这跟你加入盗贼团伙有关系吗?”
“你先听我说!”方锐猛的一拍桌子,“现在的老年人怎么连这点耐心都没有?”
“我哪有那么老…”林敬言小声嘀咕,被方锐冷漠无视。
林敬言觉得今天晚上必须用行动来捍卫一下自己的地位了。
想到这里,老流氓面不改色,继续喝茶。

“后来有一天早晨,大家突然发现庙里那棵大树倒了。”方锐接着说。
“那棵树真的很大,在院子的正中间,一直以来蓝雨的水土都靠它来维持。”
“所以它倒了以后,蓝雨的环境开始越来越差,土地开始变干,那个词叫什么来着…对,沙漠化。”
“庙里的人们都很着急,想了各种办法,最后连水神江波涛都请来了可是一点起色都没有。那个姓魏的老术士说,这树是蓝雨的命眼,树倒了,就什么都完了。”
“他说完这些就离开了蓝雨。起初我还不相信,可后来我的西红柿全死了,一个都没剩下。于是我只能离开蓝雨去村子里流浪。”

“然后就被盗贼团伙相中了?”林敬言挑眉。
方锐一脸沉痛地点头。
“为什么?”
“长得好看。”
“……别闹。”

“我当时也就十来岁,又瘦又小的,但是行动敏捷,而且人们对小孩子一般都没什么防备。最重要的是,我聪明。”
“最重要的是不应该是长得好看吗?”林敬言调侃道。
“啧,咱能不能注重点内在美?做人不能这么肤浅知道吗老绅士。”
“好好好,锐锐说的对。”老绅士微笑。

方锐脊背一凉。

“咳,那个…嗯…后来…”
方锐努力缓和自己不太自然的神色,“后来我们这个团伙发展的越来越好,大家变得越来越狂妄,觉得我们无所不能。几个月以后,他们做出了一个疯狂的决定。”

方锐深吸一口气,似乎是不愿回忆起当时的惨剧。

“他们……”








“要偷韩文清的钱包。”









林敬言嘴角抽搐。

“因为韩文清不吃小孩子这套,所以我就不重要了。那天我假装肚子疼,他们就没让我去,这才逃过一劫。”

“其他人都死了?”林敬言揉着额角。

“没死也残得差不多了…太可怕了。我后来才听说,那天老韩是刚从叶修那儿回来…不用想都知道肯定怒气值满点…太可怕了。”方锐夸张地捂着脸。

林敬言无言以对,只能伸手摸了摸他的头以示安慰。
过了一会儿,方锐才又抬起头,“后来的故事你们都知道了。我十一岁,逃进了这片森林。”
“十二岁被呼啸城堡主人林敬言包养。”老绅士在旁边补充。

方锐一边喝果汁一边斜睨着他,“你知道吗,认识你之前,我一直觉得你特别神圣。”
“认识之后呢?你就爱上了我?”林敬言笑。

“……老流氓,衣冠禽兽。”方锐毫不留情。
老流氓保持微笑,推了推用来装斯文的平光眼镜,眼神…迷。

“你你你要干什么?我还是个孩子!”方锐双手交叉护在胸前,连人带椅子一起向后平移两米。
“不干什么,锐锐想吃点心吗?”林敬言朝旁边招手,不一会儿仆人就端上来一盘精致的点心。

方锐眨眨眼睛,起身弯腰拖着椅子,又一点一点地挪了回来。刚吃了一块,他就好像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拍拍手上的碎渣凑到林敬言面前。“诶,那你是因为什么才来到这里的?”
“我?”林敬言苦笑,“我的故事很简单。”

“曾经我是第一流氓。后来一个叫唐昊的年轻人打败了我,于是我就没有存在的价值了。就是这样。”

“哦…”方锐扁了扁嘴,“反正都过去了,现在不是挺好的嘛。他们肯定想不到,受人爱戴的林先生和最善良的小方,其实是流氓和盗贼啊。”说到这,方锐又笑弯了眼睛。

“嗯,犯罪组合。”林敬言补充。

“没错!呼啸的犯罪组合!”方锐举着叉子喊了起来,看样子对这个称呼十分满意。林敬言依旧笑着,看向方锐的眼底满是藏不住的温柔。

他起身,吻上方锐的嘴角。

“有奶油。”

“……老流氓!”方锐红着脸,举起叉子扎过去,却被林敬言抓住手腕顺势揽进了怀里。他只好放弃挣扎,但还是不服气地拿叉子在林敬言胸口戳了两下。





阳光正好。

今天的呼啸城堡依旧洋溢着幸福的味道。

END


老林生快!劳动节多操点心/微笑😊😊😊

评论 ( 7 )
热度 ( 25 )

© 几人回_整天沉迷林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