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H/叶喻】And Spring Comes

 @叶喻虐狗的24种方式 

字数:5749字

备注:abo,患者叶×医生喻,R18有。

我忏悔,卡着ddl也十分对不起主催大大orz。

被自家人反应车太短,我的锅

====

正文:


“喻医生,这患者就拜托你了。”

“没问题,让他下次来的时候直接挂我的号就好。”

“那好,我跟那边知会一声。”

挂了电话,喻文州疲惫地扶了扶额。

喻文州是这所医院里为数不多的omega医生,现代社会不时兴性别歧视,omega医生也算常见,不过这种公众职业还是要多加注意,尤其是对没有被标记过的omega,医院定期有体检,并且配有单独的工作区和休息区,而且最重要的一点——不接待alpha患者,做好充分的保护,以防万一。

而现在这正是喻文州头疼的地方,前两天,一个alpha患者到他们医院就诊。

这个医院里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这么奇怪的病例了,一个没有标记过别人的alpha,抱着处在发情期的没被标记的omega,明明能闻到对方的信息素,却毫无感觉,面不改色,甚至连自己的信息素都没有被激出来,异常冷静地处理了通常一个beta在紧急情况下做的所有事。

他真的是alpha吗?最起码血检是不会骗人的。

那他有信息素吗?有,但是包括他自己在内,没人知道他的信息素是什么味道的。

他会有易感期吗?没有人知道……

就算再怎么性冷淡的人也不应该出现这种情况的,喻文州之前没有接触过这个病人,也不太清楚具体情况,只是作为职业医生对这种状况如何治疗比较好奇,并且进行了思考,最后也没有得出什么结论,就暂时搁置了。

喻文州是这代医生中的佼佼者,年纪轻轻就在医院小有名气,医院甚至给他配了单独的办公室。喻医生名气大不仅仅是因为他在专业方面的造诣与钻研精神,更是因为这个人的性格实在是好,温温润润的,人缘也好,会很耐心地安抚他的omega患者们,就算是beta也都非常喜欢这个和善的omega医生,以至于患者们来这医院就争相挂他的号看病。

所以现在,连喻文州都想不出的问题,医院里的大部分alpha、beta医生们也束手无策,可是也不能治疗不好就让人家患者每天跑来医院诊断,浪费的是人家的时间和钱。最后没有办法,上级决定让喻文州接手这个病患,也算是打破了医院这十多年来的规矩。

不过他们倒不是很担心会出现状况,第一,那位患者虽是alpha,但是又不对omega发情,也就没有什么顾虑了。第二,是因为喻文州这个人的自制力也近乎变态,有时候甚至可以控制自己的信息素安抚其他omega的情绪,这么多年在医院就没发生过意外。科里觉得这个决定再合适不过了。

喻文州也没有任何把握治好这位alpha,尤其是当第一次预约见面之后,他觉得治好他简直比登天还难。

第一次见面之前,喻文州喷了些抑制剂,带了一瓶诱导alpha发情的伪omega信息素来办公室,患者懒散地趴在桌子上,手里玩着喻文州用来签字的笔等着他。

“叶修?”

“是我,小医生你来了啊。”叶修仔细打量了一下这位传说中的omega医生。

“事先说明一下,因为之前没有过类似的病例,所以就算是我,也没有治好的把握。”

“先试试嘛,我不急。小医生你刚才吃橘子了吗?”叶修闻到空气中有一股橘子的香味。

“没有。”喻文州愣了一下,攥紧衣服兜里的小瓶子。自己带的信息素就是橘子味的,所以他在犹豫还有没有必要把它拿出来尝试一下。

“哦?那就是带了橘子给我吃咯?”叶修瞄了一眼他的衣兜,“初次见面,不用这么客气的。”语气中带了些调笑的意味。

喻文州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将手松开,听了这话实在是没必要再拿出来尝试了。

这个人真是难办啊,不仅病难办,人也难搞。不着急治好自己的病反而因为医生治不好他的病而看医生笑话的患者,他还是第一次见。

“今天没有,你如果喜欢吃橘子的话,下次来的时候给你带。”喻文州坐到叶修对面。

“你这办公室不错嘛,今天什么治疗内容啊?”叶修强行转移话题。

“今天,第一次见面,我想先了解一下情况,我们来聊聊天吧。”喻文州拿起笔,打开本子,准备做记录。

“哟,好啊。”

“先问一个问题,既然一直治不好你的病,为什么还要每天过来花冤枉钱呢?”这是目前喻文州最疑惑的地方,不得不说这位患者真是执着。

“家里催着结婚啊,着急抱孙子,把我赶出来了,治不好病不让我回去,没办法,只能在这耗着呗。”叶修表示他也很无奈啊。

“我们检测到你的血液中存在一定量的信息素,你自己有感受过它吗?”提问开始进入正题。

“感受到过,但硬要我描述还真说不上来,就是一种在体内涌动的感觉吧,但是他们又跑不出去,我有什么办法。”

“那你曾经对谁起过反应吗?”

“没有过,但可不是性功能障碍啊,别瞎想,不然我不就去男科了吗,来这干嘛?”

喻文州放下笔,抬头看他,“你从小到大就没对某个omega动过心?”

“没有……可能是没有合心意的吧。”叶修摊手。

“那就是说,你还是有喜欢的类型的?”

“喜欢的类型吗?”叶修起身,绕到喻文州身前,双手撑在他转椅的扶手上,俯下身盯住喻文州的脸,“我看你就挺不错的啊,长这么白还好看,性格好又聪明,还是个医生。啧啧,这么一想还真是完美啊。”叶修又把头贴近喻文州的颈间,“你怎么这么香,是喷了什么牌子的香水吗?”

喻文州倒没介意他靠得这么近,而是听过他的话之后一直思索。

第一,他还没有到发情期,本身味道就不浓郁的信息素更不可能被人闻出“这么香”。第二,他走之前特意喷了抑制剂以防万一,而且在那瓶诱导信息素的存在下,他身上的味道应该淡到忽略不计了啊,怎么会被感觉到呢?

难不成他只对我的信息素敏感?喻文州猜测。

唔……有点狗血的剧情呢……

“医患之间要相互了解,医生你刚才问了我这么多问题了,那我也要问你问题。”

喻文州还没从他上一句话中回过神来,直接接了句:“你问吧。”

“嗯……那医生你有男朋友吗?”


从那之后,叶修依旧每天都来医院,只不过改成了都挂喻文州的号了。两个人就每天聊聊日常,偶尔喻文州泡点茶叶请叶修喝,顺带一提,喻文州第二天真的带了一袋橘子来办公室。

喻文州也跟叶修说过这治不好你,别再耗了,可是人家叶修说什么呢?

“我这不是为了来看你吗,你每天工作这么忙,都得预约才能见到你。”

喻文州就由着他去了……反正花的又不是他的钱。

日子一天天过去,叶修和喻文州也越来越熟络,医院里的人经常看见叶修在楼下等喻文州下班,然后两个人并肩走在一起,有说有笑。同事就好奇地问那人是不是在追他啊,喻文州笑笑没有回答。

同事就嘀嘀咕咕,觉得叶修可怜,有那种毛病,喻医生怎么会看上他呢。

喻文州虽然没有回答,思绪却飘了很远,这几天叶修对他的态度他不是没看出来。最开始以为对方只是玩玩,第一次见面就开出那样的玩笑,他也没有放在心上。可是最近,他觉得叶修这么每天等他下班,一起吃饭的行为可不是玩玩。喻文州累的时候叶修就会顺手招辆出租车,去一家节奏舒缓的餐厅,点上一壶茶,不累的时候就两个人徒步在大街上走,听着叶修讲最近发生的趣事,然后一起吃点东西,叶修送他回家,美其名曰照顾没被标记的omega。

这个人看似懒散,实际上心思很缜密啊,而且双商都高,会照顾人,会无意间让他有种被爱着的感觉。不是矫情,以喻文州这么优秀,之前追他的人多得是,但是叶修,是第一个让他有这种被捧在手心里的喜欢的实感的人。

自己可能也是有些动心了吧。

就当做和一个beta谈恋爱了呗?发情期这么多年不也一个人过来了吗?况且又不是真的beta,他一直觉得这件事情还有很大转机,叶修应该会在某天突然爆发也说不定?

最重要的是,他喜欢的是叶修这个人本身,是不会因为其他因素影响到的。如果以后要在一起过日子的话,当然还是每天要面对的人的性格比较重要,性生活只是辅助。

而且叶修又不是功能障碍……天知道医院里不明真相的人对他有什么误解!每次看他来找喻文州的时候都一脸同情,叶修倒没在意,喻文州每次看见了都控制不住嘴角的笑意。


转眼间叶修成为喻文州的患者已经快到一个月了,叶修没有明确表示什么,喻文州也以工作为重,暂时没有考虑感情问题。

这天,喻文州从诊室出来回休息室去休息一下,喝口水,接着马上就要到和叶修约好的时间了。休息一会,他感觉到自己身体不对劲了。叶修目前没有易感期,或者说有和没有并没有什么区别,但是喻文州可是有发情期的啊,计算着日子,也应该到了。

信息素已经开始扩散了,按照以往,喻文州现在已经吃下抑制剂,然后跟领导请几天假在家里安安稳稳地度过发情期了。但是这次,他犹豫了。

他想起最开始自己的猜想,会不会赶上自己的发情期,就能把叶修的信息素激出来呢?说实话他也很期待叶修的信息素是什么味道。

他这到底是什么?蓄意勾引?还是引狼入室?

喻文州被自己的想法逗笑了,然后用手机拨了值班室的电话,让叶修来的时候到他的休息室找他,也跟休息室门卫打好招呼了,如果是叶修来的话直接让他进来就好。做完这一切之后,他就安安静静地坐在床上等待他的信息素充满整个屋子,等待他许久没经历过的真正发情期时候的汹涌而来的情潮。

车走这

如果上面挂了就走微博吧  _(:3」∠ )_

这个人,是我的了。

每一个正在标记omega的alpha一瞬间都会有这种满足感爆棚的情绪。

这么好的人,是我一个人的了。

叶修望着还没回过神来的喻文州,闻着空气中两种信息素纠缠在一起的味道。

他也不知道这种味道叫什么。

如果硬要说的话,大概是——

冬去春来。


评论 ( 23 )
热度 ( 260 )

© 几人回_整天沉迷林哥 | Powered by LOFTER